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九章 好衣裳谁不想穿〈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
    就着稀米汤吃完咸菜饼子,唐缺又陪着父母说了一会儿闲话,就自回房练习毛笔字去了,自从他开始上学以来,家里的日子一天好过一天,如今唐张氏两人对他学习的事情再没了当初的担忧,反倒是倾心倾力的支持。见他进房,外面洗碗的唐张氏都轻手轻脚了许多。

    当日在毒寡妇庄上做完账房活计后,唐缺就回了自己家,这些日子也主要是在家中温习课业,练习毛笔字,依着严老夫子的解经学习《论语》,一下午的时间就这么很快的过去了。

    随后一天半的时间里,唐缺从严老夫子那里回来后就没再出门,直到第三天下午,算算时间毒寡妇也该从县城里回来后,他这才绕山路到了庄上。

    毒寡妇回来也没多久,见唐缺到了,顿时一脸高兴的将他迎进房里,“你的新衣裳带回来了,这可是县城老北街上王婆子亲手做的,要不为等她,我上午就能回来。兰草儿,来帮着换上”。

    刘里正也是个麻利性子,前天说完后就派人将置办衫子的钱送了过来,硬铮铮的三百文通宝,换算成后世货币也值得九十块钱了,若是再考虑到购买力因素,能当后世九十年代中期的一百二十块人民币。

    但唐张氏拿到这钱却犯了愁,可怜他一个小山村女人,穿衣服从来都是自己缝制,那里知道该怎么置办见官的好衣裳,那样的衣裳必须得去县城才行,为了儿子的体面她倒是不怕跑路,但该买什么样的却实在没底。

    唐缺见她为难,就撇下一百文在家,自己拿了剩下的两百文出门,说是请村学里要上县城的先生代买,其实却是到了毒寡妇庄上,正好她第二天早上要上城,顺便捎一件回来就是,毕竟在买衣服上女人的眼光要更好些,两百文哪!这可是唐缺穿越以来穿的最贵最好的一身儿衣裳。

    唐缺打开毒寡妇递来的竹纹布包袱,入眼处先是一双崭新的**靴,因这种靴一般是用六块皮革缝缀而成,看上去有六条缝,所以又称“六缝靴”,就像眼前这双纯皮制成的靴子自然就贵,一般百姓根本就穿不起。

    **靴下面叠着的是一身全新的内衫小衣,纯白如雪的隐泛丝光,唐缺虽然分不清这材质到底是绸,是绫,还是缎,仅凭手感也知道是好货。内衫小衣下面压着的才是外穿的衫子。式样是团领的儒服,不过内里却镶着一层油光水滑的皮毛,至于外面的颜色也正是唐缺最喜欢的竹纹色。

    唐缺手抚着儒袍内衬的皮毛,眼神儿却是落在毒寡妇身上,“这三样东西那一件都不止二百文,多谢了!”。

    有这句知情识趣儿话,毒寡妇一番苦心就得了回报,“客气啥,还不赶紧换上试试,若有什么差池去改时也来得及”。

    唐缺闻言也不矫情,上榻就开始脱衣服,三两下之间全身就只剩了一条底裤,他这般干脆的露出了一身扎实的肌肉,倒让毒寡妇主仆有些不好意思,只是她们嘴里虽然轻轻啐着,但双眼却忍不住瞥过来看个不停。

    等唐缺里外换好后,毒寡妇又拿出一个小包裹递过来,“这里面有远游冠一顶,绿松石腰带一围,不过花的却是兰草儿的钱,整整攒了一年半的月例呀,这丫头对你倒是真舍得”。

    相比于这两样物件儿,倒是兰草儿的这份心更难得,唐缺闻言,也不避毒寡妇在身边,反手搂住正为他整理衫子的兰姐儿,嘴上就吻了上去,“多谢了,不为你的东西,就为你这份心!早晚我必定十百倍的还你”。

    “谁要你还!”,这还是两人第一次当着毒寡妇的面亲热,饶是平日大方的兰姐儿也被臊的不轻,替唐缺带冠及系带时,勾着的头始终就没抬起来过。

    唐时但凡有点本事的男人谁不是有妻有妾?女子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要有妇德,而妇德的第一条就是“戒妒”,“五刑之属三千,而罪莫大于妒忌,故七出之状,标其首焉”,这可是白纸黑字写在《女孝经》中的原文。再加之两人之间又有主仆名份的尊卑,所以毒寡妇并不担心兰草敢与她争宠,是以对唐缺的举动并不在意。

    佛靠金装,人靠衣装。唐缺这具身子本就修长有貌,这番头戴远游冠,身穿竹纹袍,脚踏**靴的收拾出来,一等兰姐儿替他系好杀腰的绿松石腰围,顿时就如同大变活人般换了个模样,俨然成了一个透着些富贵气的儒雅俊逸公子。

    唐缺就着那面半人高的新磨铜镜照了照,对这身新装也很是满意,等他转回榻边时,两女眼中的赞叹之色还未消散。

    “行了,衣裳也试了,现在该说正事了”,见唐缺问话,早有准备的毒寡妇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张县令来的时间不长,四娘舅知道的就这么多了,妾身怕记性不好给忘掉什么,因就请人录在纸上,你自己看吧”。

    “还是你想的周到,兰姐儿,劳烦你来捏捏腿”,唐缺头枕着毒寡妇的腿躺下去细细看起纸上的记载来。这时节,上边儿自有妇人柔柔的给他抚着鬓角,下边儿兰姐儿揉腿的力度也拿捏的恰到好处,份外舒爽。

    毒寡妇递过来的不过是薄薄的两页纸,唐缺却足足看了两柱香时间才放下,看完后他也没说话,枕着下边肉绵绵的腿开始思忖起来。

    这天下午,唐缺从毒寡妇庄上走时,手上拿的除了装着新衣服的包裹外,还有一副土老财生前为附庸风雅置办下的围棋及几份棋谱。

    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刘里正从县城里回来了,看他满脸含笑的样子,想必唐缺出的坏主意是落实下来了。

    至于打探新县令的喜好,刘里正说出的也没什么新东西,基本跟毒寡妇那张纸上记载的差不多,两人根据新得来的消息一番合计后就开始为接官忙碌起来,只不过刘里正每天忙完后就能睡觉,而唐缺却还要连夜摆弄围棋。

    说起围棋,这还是唐缺在后世里打下的底子,后世里唐缺上小学的时候,他的高知父母还没什么名气,相对就有多点的时间花在他身上,那个时代的城市父母都琢磨着要给孩子从小培养些特长爱好,他的父母也未能免俗,于是有那么一段时间唐缺也跟无数的同龄人一样,放学后在不同的特长班里穿梭,书法,钢琴,甚至连芭蕾都有,直到唐缺自己选择了围棋之后,这种疯狂的穿梭才总算结束。

    这一学就是六年,开始的时候是唐缺的确有兴趣,后来的目的却是希望能借围棋上的好成绩引起越来越忙碌的父母的注意,毕竟最初学棋的日子里都是他们陪着去的,这也是唐缺记忆里关于童年最美好的回忆之一。

    不管是出于兴趣,还是希望引起父母的注意,总之那六年唐缺学的很用心,他本就是天性聪慧,再一用心之后进境就极快,直到把省城少年宫里水平最高的棋师都给惊动了,几度试图引诱刚上初一的唐缺专业学棋,可惜这时候的唐缺已在无数次的失望后渐渐放弃了对围棋的兴趣,对父母朦胧的愤怒甚至使他厌恶起曾经最喜欢的围棋来,最终在练习了六年后彻底罢手不学。这一丢就是近十年。

    唐缺在这十年里连一次棋子都没摸过,此时重新再想捡起来也着实不易。

    每每当唐缺根据隐约的记忆打谱到深夜时,看着摇曳的灯盏,都忍不住在心底抱怨这个张县令为什么偏就好这口儿。

如果您觉得《唐朝公务员》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s://www.rzlib.net/b/0/184/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
新书推荐:废土崛起 逆流纯真年代 龙王传说 大文豪 我是至尊 超神机械师 大魏宫廷 逍遥小书生 天唐锦绣 道君 大宋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