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三章 莫听穿林打叶声〈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
    从刚才竹林中算起,唐缺每一开口必有锦心绣句,林学正想想这一切的安排,再看看唐缺的年纪,对他的心思也约莫出了七八成,此时就有心想再看看唐缺的棋艺,身为读书人,琴棋书画是必备的技艺,反之,从这些技艺上也能看出一个读书人的性情及气量,不是有句话叫观棋如观人嘛!

    林学正想到这里,就示意要唐缺与张县令对弈。

    古代的读书人最讲尊卑之礼,有林学正在,唐缺如何肯抢先,“还是学正先请,学生就暂时做个观棋人”,唐缺边伸手邀引二人入亭,口中边轻笑续道:“善弈不如善观,人胜则我为之喜,人败而我不必为之忧,由是常居胜地也!依学生看来,观棋之中自有大趣味,林学正乃本县读书人之共师,就请成全了学生如何?”。

    “这番论观棋的话说的好,一听就是个懂得棋中真趣的”,棋瘾上来的张县令不等林学正再推,已是接口道:“林学正就不必再让了,你我早早对弈一局,胜者再来称量他的棋力就是”。

    张、林对弈,唐缺奉酒,严老夫子品酒观棋,一时间整个山亭寂静无声,唯有声声落子应和着离离风声,听来清幽至极。

    唐缺手上奉酒,双眼却时刻关注着棋盘,了双方三四十手落子后,心中益发安定下来。论棋力张、林两人都比他高,所幸高的不是太多,兼且两人的棋路虽有差别,但总体而言都是出自三国时名棋谱《吴图》一脉。而他在过去的月余时间里揣摩最多的也就是这本棋谱,真要与他们对弈时唐缺自信能把握住大势,这就有了一拼之力,再加上他后世所学,只要发挥的好,剑走偏锋、攻其不备之下想要取胜也未尝没有可能。

    张、林两人都是快手,一局棋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最终是张县令以五目的小优势取胜。

    取胜之后的张县令很是高兴,仰头满饮了盏中温酒后向唐缺一招手,“唐成,你来!”。

    观棋知品,唐缺通过刚才那盘棋能看出张县令是个真棋人,是以坐下之后也就没什么阿谀奉承的杂念,落子就毫无保留。

    唐缺已经知道张县令的棋路脉络,但他的后世所学却不是张县令能知道的,随着双方落子越多,张县令脸上的凝重之色越浓,最终唐缺以奇取正,竟在这一局上赢了对方近十目。

    刘里正是不懂围棋的,不过是有样学样的端着一盏酒跟着看热闹而已,前面还没什么,等他听到唐缺竟然赢了张县令后脸色顿时一变,脚下借着石桌的遮挡就连连去踢唐缺。

    反倒是张县令自己在尘埃落定之后不仅没有不高兴,反倒是连连搓弄着双手,边口称怪棋,边催促唐缺再来。

    棋枰重开,依旧是唐缺执黑先行,不过张县令这次却一改落子如风的习惯,步步应手都反复思忖,他一谨慎起来,唐缺许多的怪招就再难达到预想的效果,虽然用尽全力,但终因棋力上的差距而最终落败,不过败的却不太多,也不过七目。

    若将两盘棋拉拢来算,唐缺与张县令正好是平分秋色,以平局收官。

    下围棋本就耗时,尤其是这最后一盘下的慢,等分出胜负后亭外已是暮色四合时分,正是该下山的时候了。

    张县令拂衣而起,脸上满是过足棋瘾后的惬意,“林学正,唐成棋路很怪呀,乍看天马行空,深思之下又觉大有道理,稍不留神就要钻了他的圈套,现在想想倒有几分羚羊挂角的意思,棋力也倒罢了,最难得是他的棋路没有匠气。恩,这个年轻人颇堪造就,以他的年纪久居此地倒是可惜了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
新书推荐:废土崛起 逆流纯真年代 龙王传说 大文豪 我是至尊 超神机械师 大魏宫廷 逍遥小书生 天唐锦绣 道君 大宋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