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五章 最烦的就是这个!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
    “你那点都像少爷,比城里大家户的少爷还像少爷”,兰姐儿满足的偎进唐缺怀里,伸手接过了他手中装书的包裹,“上午我去城北人市买了三个下人,他们可可儿的正好是一家子,男人在门房想必你见过了,他家里的有一手好茶饭,正好掌着灶房,至于小丫头收拾收拾院子也正得用。既然买了下人,咱这称呼就得依规矩来,现下是少爷,以后就是爷,这既为他们好称呼,也是尊卑有别”。

    “这可是你家夫人买的……”,兰姐儿像是早知道唐缺会这么说,早顺着接过话道:“这一家三口卖身契上主家的名字是你,他们也只知道自己的主家姓唐”。

    唐缺闻言,正走着的脚步猛然一停。

    兰姐儿扭过头来就见唐缺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她,脸上浑然没了笑模样,“少……阿成,怎么了?”。

    “买下人,改称呼,这都是你家夫人早就吩咐好的吧?”,唐缺的这个笑容有些冷,“人贵自知,我就是一个穷房客,少爷!这称呼好听是好听,可我担不起”。

    自打去年第一次见面以来,唐缺的性子一直都很好,兰姐儿那见过他这样突然发脾气的模样,一时之间竟有些不知该如何答话。

    她却不知唐缺之所以生气其实并不为买来的下人和刚才的称呼,唐缺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他之所以生气是因为不满毒寡妇的不守信,当然还有她耍的这些小聪明。

    唐缺不讨厌毒寡妇,甚或说经过几个月的相处后还对她很有好感,要不然也不至于就那样的耳鬓厮磨。但唐缺在两人的相处中有一点始终都很明确,那就是从没想过要染指毒寡妇的钱财,说是死要面子也罢,无聊的自尊也罢,总之唐缺在这一点上始终不含糊,偶尔送份礼物什么的他会收,但涉及到较大宗的钱财却一定是清清楚楚。

    旧日在庄子里是如此,唐缺这次来县学前两人也是说好了的,他住在这个宅子里算租房,至于束脩的费用,也是从毒寡妇住暂借,无论是房租还是束脩的钱将来分文不少都会归还,当日毒寡妇也一口应下。没想到他刚来的第二天就出了这样的事儿。

    唐缺明白毒寡妇为什么会这么做,其实说穿了不过是一个“逼”字儿,无论是买丫头还是改称呼,其潜在的意义都逼着唐缺早点给她一个说法,一个名份。不同的是她用的方式很温柔也很贴心。

    其实毒寡妇若是不逼,唐缺自己也在想该怎么解决毒寡妇主仆的名份问题,昨天都还在想。但毒寡妇一用上手段,而且还是这种砸钱的手段后,唐缺自然就高兴不起来了。是男人谁不好点面子?何况他如今还是一个又好面子人又穷的男人,最受不得的就是女人用这种砸钱的方式自作主张的来逼他。

    “下午你就去衙门把卖身契上的名字给改了,谁花的钱就写谁的名字,我若真要买下人,自己会掏钱”,唐缺见兰姐儿一脸委屈的样子也是不忍,但脸上的神色却没有半点松动。就为了将来要跟这主仆在一起,现在才必须如此。他要让毒寡妇和兰姐儿明白,他之所以跟会跟她们在一起,为的绝不是钱,而是她们的人。

    再说,他也有借此机会敲打一下毒寡妇的意思,这女人骨子里的心性太硬,还没在一起就开始耍心眼儿,若不警醒一下,日后真在一起了还得了?

    唐缺说完后就顾自进了书房,边整理上午的笔记边消化先生讲授的庞杂内容,直到兰姐儿端着午饭来时,他脸上依旧没笑模样。

    敲山的目的在于震虎,虽然知道兰姐无辜,但为了震虎,她也只能暂时委屈一下了。

    唐缺的性子是一忙起事来就极容易沉进去,整理消化完上午的课业后,又开始临帖练字,一直到华灯初上,中间除了上厕所之外,他几乎没挪过窝儿。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
新书推荐:废土崛起 逆流纯真年代 龙王传说 大文豪 我是至尊 超神机械师 大魏宫廷 逍遥小书生 天唐锦绣 道君 大宋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