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九章 事不关己,关己则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
    这次来该说的事情都说了之后,唐张氏两口子张罗着下午就要回去,却被唐成给拦住了,虽然来的时候坐的是马车,但这时代的马车没个弹簧减震,从乡下到县城的路面也算不得多平整,一趟马车坐下来身子着实不好受,这不昨天刚来今天就走,唐成心里实在不落忍。

    好生把二老劝住,唐成转身让兰草这两天把别的事情都放下,好生陪唐张氏两口子逛逛县城。

    吃过中饭,唐缺陪着父母聊了一会儿村里的家长里短,又一再嘱咐不要提走的事情后,这才动身去了县衙。

    下午在衙门里没什么特别的事情,按照张县令的说法,唐成光是看文卷就得半个月,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林成过来送文卷。

    昨天他是交给了杂役,但今天却是自己拿着文卷到了唐缺的公事房,眼圈儿很黑,因连续熬夜的缘故,脸上蒙着一层憔悴的铁灰色。

    推门进来的时候,虽然笑的很尴尬也很难看,但不管怎么说林成毕竟还是笑了,继林道涵亲赴县学之后,林成算是以这种方式做了一个无声的道歉。

    其实从林成刚一进来时,唐成的注意力就没离开过他,他从这个尴尬的笑容背后清楚的看出了林成的不甘乃至于那一丝丝抹不去的屈辱,他这趟能主动来示好,除了这两天着实被唐成摆治的太狠之外,恐怕更重要的原因还在于林老爷子吧!

    唐成对于在他眼神深处看到的这些东西并没太放在心上,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依着林成的性子这也属于正常反应,要是他连这些情绪都没有,或者是自己一点儿都看不出来的话,那才真要让唐成担心了。

    林成很尴尬,唐成很亲热。他方一进来,唐成就带着脸上吟吟的笑意迎了上去,此后让座,乃至于倒茶都是他自己亲自去地,没让杂役插手儿。若看唐成此时的表现,任谁也不相信他跟林成足足斗了两天的法。

    但也正是唐成的这种亲热化解了林成的不少尴尬。递过文卷时脸上的表情总算是自然地多了。

    两人之间并没有太多的话,林成送卷子,唐成接收,随后就当着他的面儿翻开了文卷查验数据后,提笔写下了文卷摘要。

    唐缺提笔开始写文卷摘要时。分明听到了林成那声极力压抑后已显得隐隐约约的如释重负的叹息,与此同时,唐成自己心底也是一叹。

    这件事毕竟算是过去了!

    心结是没那么容易就解开地,尤其是对林成而言,所以两人也并没什么可多说的,交完文卷之后,他再次向唐成笑笑后转身走了,虽然这个笑容也有些僵硬,但比之刚来时却又自然了很多。散衙然后就是回家,唐成留下唐张氏两口子带来的一个始料未及的后果就是:他没法像以前一样正常温习课业了。

    除了对着澄宁老和尚给的默经练字之外。唐成在书房根本无事可干,唐张氏彻底的把他的书给收了起来,说的就是她在的这两天要让儿子好好养养眼水

    唐成对于唐张氏这种行为既感温暖又是无奈,然则这份心意却是屈枉不得的,因也就不能再去要书。

    只是他不管是后世还是穿越来后晚上睡觉都不太早,要让他**点钟就睡觉也着实为难,至于看闲书却也看不进去,陪着二老说完话,看着他们睡下后。在书房里转来转去地唐成因就想到了澄宁老和尚上次布置的课业——下次在上课时要交一份粉本。

    想到就干,虽然这已是晚上,但好在四五月间的月光很好,唐成索性推开窗户,伏案以窗外月光下的桂树为本体,细心勾勒起月下桂子的粉本来,说来,这也是他的课业之一。

    忙碌惯了的唐成一开始做起事后,刚才还毛躁躁的心就迅速随着笔墨的展动而静定下来。渐渐地竟似窗外的如水月光,一片清宁澄澈。

    随后的两天也没什么好说的,上午到县学,下午到县衙,晚上摹写粉本,日子就这么过去了。平静日子的打破是在三天后的那个下午,起因很简单——由赵老虎亲自选出充作信使的公差回来了。他也带回了二龙寨的答复。

    二龙寨不愿就抚。即便在公差说出了张县令给出的很优厚地条件后,二龙寨依然如故!

    这个举动就意味着。除了剿灭这股子山匪之外,张县令已经再也没有别的选择!

    也就是在这个下午,唐成知道了素来儒雅的张县令原来也会骂人,嘴里爆着粗口的同时,他手中的茶盏也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成片片粉碎,遂使郧溪县衙公产里最好的一套刑窑白瓷茶具就此不全。

    茶盏碎裂声中,张县令目送那公差出了公事房,这伙子贼匪太猖狂了!呼呼喘了几口粗气后极力抑制住心中地恼怒愤懑后,他才沉声开言道:“唐成,你这就去拟一份征调各里民壮地文告拿来我看”。

    刚才那公差就是唐成领进来的,因知道公差带回地是二龙寨的消息,又见张县令并没有让他出去,他也就留了下来。

    听公差说到二龙寨不愿就抚,唐成脑海里自然而然又浮现出当日的隐忧来,这伙子人早不闹腾晚不闹腾,开始活跃的时间刚刚好的卡在了张县令上任之初,若说是巧合,这也实在是太巧了些。

    二龙寨不愿就抚的事情本身倒没什么,毕竟招抚土匪也不像后世里电视剧中三言两语,王八之气一发就能成功的,其实际情形要远比后世的文人想象复杂的多。但让唐成心里沉甸甸的是,二龙寨这起子山匪是直接拒绝,也就是说他们压根儿连讨价还价的意思都没有。

    虽然既不愿意承认,但唐成却清楚的意识到,从二龙寨事态目前透露出的信息来看,似乎正一点点佐证着他地隐忧。

    只是以张县令现在的状态却不是说这些话的好时机。再说他也需要时间把前后事情好好理一理,以便在真要开口的时候能尽量简洁清楚的把前后疑点说明白。

    “好,我这就去”,唐成答应一声就往外走,张县令嘴里吩咐唐成的同时也在往外走,只是走了三四步之后蓦然又顿住了身子。“慢着”。

    唐成顿步回头,却见张县令已经停住了步子正在沉吟,片刻后才听他道:“文告地事儿稍后再办,你现在先去东院把赵县尉请来”,说话间。张县令人又重新走回书案后坐定,“对了,顺便通知老孙进来把地上收拾收拾”。

    像洒扫茶盏碎片这样的小事,根本就不需要张县令吩咐唐成自然是要办的,如今他却特特的将此事说了出来,“恩,我这就去”,嘴里答应着,唐成往外走的同时,也借由这件小事儿看出了故作镇定地张县令内心的烦躁。甚至隐隐还有的一点儿慌神儿。

    这毕竟是张县令第一次担任一县主官,或许他心里根本就没真正预想到在开出如此优厚的条件后,二龙寨那些毛匪竟然还有不肯欣然就抚的?

    出门向那杂役吩咐了一句后,唐成就要去东院儿找赵老虎,走出几步后,想到什么的他又转身过来向杂役老孙低声嘱咐了一句道:“张大人摔茶盏的事儿任谁都不能说”。

    见唐成脸上神情郑重,手里提溜着扫笤的杂役老孙也收了笑容,“唐录事放心,我懂规矩!”。

    “好。这就好”,点头之间,唐成转身出门去了。

    一路直到县衙东院儿,唐成直接就进了赵老虎的公事房。

    “阿成来了,坐”,见是唐成进来,赵老虎笑着示意了他书案对侧的那张胡凳,只不过捏把着东西地手上却没停,“中午的时候才听二女儿说你父母到县城了。我置备了些给亲家的东西已经送到你住处了,散衙回去后记得点收”。

    “那我替父母谢过了”,张县令那边可是急等的,唐成也没心思坐,“张县令命我来请县尉大人过去叙话”。

    说话的中间儿,唐成自然注意到了赵老虎的双手,原来他手上正捏把着的竟然是……泥团多新鲜哪。五十多岁的赵老虎竟然没事儿在公事房里捏泥巴玩儿。

    “还是读书人沉得住气呀!”。赵老虎任唐成看着,手上半点没停。“恩,我知道了,你回吧,就说我有事出去了,约莫着要得个多时辰后才能回衙”。

    唐成再没想到赵老虎会这样说话,“嗯?”。

    “苏小七先到的我这儿,然后才去地里边儿公事房,二龙寨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张无颇现在叫我过去是拿主意的,我现在还没个准主意,去了有什么用?”,嘴里说着话,赵老虎手上的那团泥巴也慢慢的出了形状,而这泥巴捏出来的……正是一座三面陡崖的平头峰,“有些事情……还没想明白,你就这么回话吧,个多时辰后我自己会去的”。

    唐成顿了一下才明白赵老虎口中的苏小七该就是当信使地公差,他从二龙寨回来先找赵老虎,然后才去找的张县令,这事儿虽然不大,但毕竟关碍着尊卑不分的忌讳,而赵老虎能把这事儿直接跟他说出来,也足证没拿他当外人。再细想想赵老虎说的也着实有道理,唐成也就没再说什么,转身出了公事房。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
新书推荐:废土崛起 逆流纯真年代 龙王传说 大文豪 我是至尊 超神机械师 大魏宫廷 逍遥小书生 天唐锦绣 道君 大宋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