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三章 能睡个好觉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
    唐成刚出来时因怕惊动了张县令,是以脚步声极轻,加之山里夜风大,所以正心烦的于七两口子都没注意到。但此时他这一走动起来再加上推门声,却将瓜架下的于七两口子唬了一跳,惊魂稍定的于七嫂子拍着胸脯看向男人时,看到的却是一张嘎白的脸。

    “坏了,刚才说的话被屋里人听去了,而现下屋里睡着的可是……”,于七嫂拍打着胸脯的手陡然僵住了,脸色瞬间也刷的一下就白了……

    现在的唐成那儿还有心思理会这个,转身进了屋子之后他便直奔着张县令的屋子去了。

    虽然熄了灯,外衫子也脱了,但张县令明显没睡着,“出什么事了?”。

    “我想到一个办法,许是不用强攻就能解决二龙寨”,唐成话刚说完,张县令已从榻上坐了起来,“快说”。

    唐成点亮灯之后,张县令外衫子都没穿的从榻上起来,眼见唐成要去给他拿衣服,摆手道:“别管衣服,你快说”。

    “既然没法儿攻咱们就不攻,还是用围的办法”,眼见张县令闻言后神色一黯,唐成接茬儿道:“二龙峰虽然既有水,又产粮,但它却产不了咸盐”。

    “咸盐?”,闻言微微一愣后,张县令猛然一拍那原木桌子站了起来,“咸盐,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张县令屋门外,于七两口子刚蹑手蹑脚的走进房来,突然就听到张县令拍案说起了咸盐,本就忐忑不已的两人顿时就觉双腿一软,天爷爷呀,果然是县令老爷听见了,还发了这么大的火儿。这下子……

    站起来之后,张县令就再也坐不住了,两只手背在身后就在屋里绕起了,边绕圈儿心思边顺着咸盐这个由头往下想去。

    张县令虽没说话。唐成却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若说朝廷对那些物资控制最严的话,这里面一定少不了的就是咸盐,而且绝对能排到前三位。咸盐不仅关系到国计民生,更是朝廷税赋最重要的来源之一。

    跟后世里盐价极便宜不同。时下地盐价可一点都不低。虽然朝廷取盐的成本价不过每斗十文左右,但经榷场卖出来时。一斗盐的加价高达百文,山南东道并不产盐,所有的咸盐都需要从外地运进来,本道山大难走。所以运输成本奇高,原本在江南东西两道卖价一百一十文左右地咸盐运进金州郧溪县后,每斗差不多还得再加价二十多文的脚力钱。所以对于郧溪县下辖的庄户人家们而言,日常开支中非常大的一项就是咸盐钱,对此在村里住了大半年的唐成深有体会。

    时下地郧溪百姓并不像后世人家一样买盐时会刻意多买一些储存,其原因除了因咸盐价高,庄户百姓们来钱的路子少,一次根本买不起太多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地原因就在于郧溪是一个典型的山城,山大水多因此潮气就大,咸盐一次买的太多后容易锈结。如此不仅影响味道。平时使起来费的也就更多。

    吃不穷,喝不穷。算计不到一世穷,看着一顿只是多费一点,但年深日久地累积下来之后可就不得了。

    因着以上的这些原因,郧溪县人素来就没有多买咸盐的习惯,这二龙寨上地山匪们想必也不会例外。

    那平头峰上固然能开荒种地自己产粮,但满山南东道都不产盐,二龙寨上总不可能平地里长出盐巴来吧?人不吃油或许还行,但要是缺了咸盐,可不仅仅是饭菜没味道的问题了,体内含钠量缺乏的直接后果就是会导致食欲不振,四肢无力,晕眩等现象;严重时更会出现恶心呕吐、心率加速,脉搏细弱、肌肉痉挛、视力模糊等症状,二龙寨百多口子里一半都是妇孺,男人们还好说,妇人小孩儿要是没了咸盐还能坚持多少时候?

    越想越是兴奋,张县令脸上连日堆积的愁色在突然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虽然憔悴依旧,但眉宇间分明已舒展的多了,“走,找赵县尉去”。

    毕竟是唐成想出来的主意,张县令这样的表现他也高兴,但要说这样深更半夜地跑去二龙寨下,唐成无论如何也得拦着,好说歹说才总算把张县令给劝住了。

    晚上本就睡得晚,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张县令就起来了,这般情况下唐成也只能跟着起身,草草梳洗后饭都没吃,打着呵欠爬上马背直往二龙寨而去。

    起地这么早,连饭都不吃了……眼瞅着县老爷两人策马而去带起的烟尘,担惊受怕了一夜地于七嫂再也按捺不住的心中的害怕,双腿一软的她整个人萎顿在门槛上,哭都没了眼泪……

    当天上午的会商一扫前几天的沉闷与压抑,整个气氛竟是前所未有的活跃,随着赵老虎一声令下,十多个公差被分成四班,以二龙寨为中心向四方分散探查,探查附近的小商铺在最近几个月是否有大宗的咸盐售卖,就连非正常频度的买卖进出也在探查范围内。

    时令已经是五月多了,天儿一天比一天热,再加上这两天的天气实在又闷的很,赵老虎住的那个土围子里呆着实在难受,其实早在他刚来还没受伤的时候,里正就要给他安排在左近的村子里歇宿,只是赵老虎有个毛病,但凡出县城办差时必定要跟手下的公差们住在一起,这习惯都坚持二十来年了,所以虽经里正苦劝,他依旧还是住在了这个简陋的土围子里。虽说伤了腿,但遇上这天气土围子里也实在呆不住人了,众人也就到了外面的露天地里说话。

    虽然名曰会商,但唐成看的明白这“会商”两字不过是个说辞,现在还有啥好商量的?张县令、赵老虎及张子山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闲说其实不过是逗个闷子,其实他们都在等,等公差们回报探查结果,说起来公差们也走了一天多了。又是骑着马的,算算时间脚程也差不多了。

    张子山“啪”的拍在脖子上,打死了一只山蚂蚁般大小地蚊子后,他边用手捻着蚊子边恨声道:“点着艾草都防不住。这蚊子真他娘狠”,这么些日子处下来,加之前些天压力一直很大,张子山如今说话也没了张县令初来时强作出的文绉绉模样,尽自恢复了粗豪的本性。

    “就身上那熏人的味道。烧最大地艾草也防不住”,依旧是躺在榻上的赵老虎笑着说出这话时。特意举起手来闻了闻自己的袖子后叹息声道:“老二,咱都多少年没受过这罪了”。

    “可不是咋的!自打围捕梁歪脖儿那次之后还真没遭过这样儿的罪,十二年了,他娘地。二龙寨”,张子山说话间扭头往二龙峰看了看,重重吐出一口浓痰后哑声说道:“等把这些乌龟王八蛋从壳子里拖出来之后。我要不好好侍候侍候他们,就对不起咱们这些日子吃的这么些苦”。

    张子山粗鲁地言语和恨恨吐出来的那口浓痰都让张县令眉头微微一皱,但对于他说的要狠整二龙寨这些山匪的话却没说什么,作为自幼饱读诗书地他而言,若非是心下也对二龙寨的山匪恼到了极点,也断不会如此。

    张县令如此表现分明就是默认了,张子山嘿嘿一笑,情绪明显高涨了不少。边啪啪的拍打着蚊子。边兴奋地说着抓住这些人后将如何处置的话,随着他越说越多。眉宇间的戾气也越来越深。

    知道这个二弟这些日子是憋的很了,现在能有这么个话头发散一下也是好事儿,赵老虎也就没拦着,只是在张子山兴奋下提到什么不宜为外人所知的话头儿后,他才重重咳嗽几声提醒一下。

    唐成就坐在赵老虎和张县令身子后侧,手上拿着一只长长的枝条驱赶着蚊子,听着张子山在那儿兴奋的说话,他虽然没有接口,但心下实有几分快意。

    二龙寨土匪实在是太他娘折腾人了,就不说先来的张子山和赵老虎,现在就连唐成也觉得自己身上黏糊糊地,这让素来爱干净地他难受的很,就不说这个,为了二龙寨,他这些日子耽误了多少课业?

    这些狗日地山匪就该整,抓住后整的越惨越好!

    就在唐成手摇树枝,心下随着张子山的话YY着山匪们在辣椒水,夹棍等诸般刑具下痛不欲生的时候,就听西边远远的有一阵儿马蹄声传来。

    马蹄声刚一传来,张县令顿时就站了起来,正自说的满嘴白沫的张子山也半点不慢,站起来后索性就踩上了刚坐的小杌子往西探看,就连在榻上躺着的赵老虎都支起了半个身子。

    唐成顺手将赵老虎枕靠着的那床水竹席往他腰下垫了垫后,也拎着树枝站了起来,他这会儿心下也着实紧张,这紧张不仅有着跟张县令和赵老虎等人一样的原因,更重要的是这次以咸盐为由头的方略是由他第一个直接提出来的。

    闷热天儿里赶的又急,那马上的公差也是满脸油汗,嘴上起着一层干白皮,他还在远远儿的往这边跑,张子山已扯开喉咙问道:“老黄,咋球样?”。

    “没有!”,听到老黄在马上高声的答应之后,张子山攥的紧紧的右手狠狠砸在左掌心,“好!”,与此同时,张县令也如释重负的长叹了一口气。

    赵老虎的脸色倒还平静,只是听到这个消息后,他刚刚支起的身子复又猛的躺倒下去,“唐成,给我端碗水来,这天儿太蝎虎了,闷的人心里跟点了火一样”。

    听说西路没有异常,唐成心里也是陡然一喜,但喜意儿刚过心下却愈发迫切的想知道另三路的消息,但这种迫切的背后又含着一种莫名的忧心,万一二龙寨早就备下了大批的咸盐……

    天儿本来就是又闷又热的,再加上这股子七上八下,又急迫又担忧的劲头儿,唐成现在的状态还真跟赵老虎说的一模一样,心下憋地跟点了火一样。

    给赵老虎,张县令及张子山都端了水过来。他们也如唐成刚才在屋里一样,一口气咕咕咚咚的把一大碗水喝的干,就连一向举止文雅的张县令都毫无例外。

    约莫着又等了近一个时辰,南路地公差也回来了。答案依旧是“没有”。

    随后是东边儿的,回报的结果是“没有!”。

    这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时分,按往常的惯例现在就该动身回借宿的民宅了,唐缺看了看端坐在杌子上不言不动地张县令,什么话都没说。

    不光是张县令一脸端凝的在此坐等。就连张子山及赵老虎也丝毫没了说话地兴趣,只是在沉默中不时扭头去看看北边儿的那条山道儿。而在他们这个小外,还有十多个面容黧黑憔悴的公差也聚在一起,同样没人说话,只是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在北边儿。

    眼下这个场面静默地古怪。静默的凝重,只差这一路了,这一路万万不要出什么问题才好。同样静默无语的唐成机械地摇动着手中的枝条,心下来来回回的就是这一句话。

    当昏黄沉闷的太阳从远处的地平线彻底落下去的那刻,北边儿山道上终于传来了隐约的马蹄声,这马蹄声刚一传来,张县令两颊上猛然腾起了一片红,因咬牙太狠的缘故,腮帮子上两棱肉如同水波般一阵儿滚动。

    也没人招呼,张子山与小外地那些公差们都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在夕阳最后的一点余辉下。身形僵硬地死盯北边儿的山道儿。

    刚才那马蹄声一响,唐成就觉得心里“咚”的一声儿。随后就觉自己的心跳跟那“踏踏”的马蹄声完全融合到了一处,随着马儿越跑越快,马蹄声越来越响,他的心跳也越来越急。

    “老骆,咋……咋样儿?”,站在杌子上的张子山喊话时,声音里带着明显的颤音!

    “没有!”,虽然夹杂着马蹄声,但老骆传来的声音却依旧清晰无比,随即,唐成就听到了一阵儿大喘气儿的声音,张子山愣在杌子上没动,张县令则缓缓闭上了刚才大睁着的眼睛,只是脸上的那两抹红更浓烈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随着老骆的这个答复唐成手中猛然一紧,随后就觉全身猛然一松,似被人抽干了力气一样,尤其是那颗刚刚吊的高高的心,现在虚乎乎的落不到实处。

    “成功了,我的法子成功了!”,充盈在唐成脑海中的就只有这一个念头。

    “看着你长的文秀,手劲儿倒是不小”,身边响起的话让唐成恢复了正常,扭头看去时才发现他那只手正紧紧抓在赵老虎胳膊上,哎!都是刚才太紧张的缘故啊。

    也正是赵老虎的这句话让小里因过度沉默而显得有些压抑的气氛活跃起来,“大哥,成了!”,兴奋的张子山说起这句话时声音格外的大,说完之后他便向那群公差们跑去。

    随着赵老虎开口说话,张县令缓缓睁开了眼睛,嘴里长长吐出一口气来,及至他要往起站时,脚下却猛然打了个趔趄,被同样长出气儿的唐成给扶住了。

    “天儿也黑了,外边儿蚊虫多,抬赵县尉回去”,张县令平淡的话语里竟透出一股子大病初愈后的虚弱,但他的眼神儿始终没离开过沐浴在苍茫夜色中的二龙峰。

    “总算能睡个踏实觉了”,点燃油灯的土围子里,赵老虎惬意的叹息了一声后,手上拍了拍正在扶着他躺下的唐成,“这次若能顺利平定二龙寨,你是首功!”。

    见唐成闻言一愣,赵老虎脸上一笑,躺下去伸展了身子,“老喽,真是老喽!不仅身子骨不行了,连脑子都不好使了!咸盐,嘿,咸盐……”。

    因张县令就在外边等着,唐成也没在土围子里多呆,扶着赵老虎躺好后就往外走。

    陪着张县令策马赶往借宿处的路上,唐成脑海中不断闪现出赵老虎刚才的那句话,强自压抑的兴奋后面是隐隐的期盼,剿匪成功后张县令和赵老虎,乃至于张子山所能得到的好处都是显而易见,那么他呢?

    身负建言第一功,他又能将得到什么?升官儿?以他进入县衙的短暂资历,这个是不大可能了,赏金?也许吧……或者等这次二龙寨彻底平定之后,他就能完成这一年多来最大的心愿,可以给唐张氏两口子在乡下盖一院儿房子了!

    纷乱的想到这里,顶着夜风策马而行的唐成不仅没感到寒冷,身子里反而涌起一股暖暖的欢喜,还有一点儿……不能言说的骄傲和成就感!

    不管是唐代还是后世,当每一个从贫家走出的少年奔向远方时,心里总有着同样的憧憬吧?当他们历经辛苦终于挣够钱能给贫寒的家庭置办一所新房子的时候,是不是都有着唐成此时一样的骄傲和浓烈的成就感?

    当唐成跟着张县令到达宿处时,于七嫂两口子还在等着他们回来吃晚饭,滚烫的梳洗水端上来,热热的喝一碗滚烫的茶水,虽然额头上不免要出些汗,但一身的劳乏也被这滚烫的茶水浇去了大半儿。

    看着满满摆了一大桌子的七八个菜碗儿,放下茶盏的张县令笑着问了一句,“嗯?今天怎么这么多菜?”。

    张县令这一问只让一边儿用围腰儿搓着手指的于七嫂又是委屈又是欢喜,委屈的是昨晚就是这么多菜,为置办这些菜她费了多少心思?又借了多少人家儿?欢喜的却是终于见到县老爷笑了,这可是县老爷住进她家来的第一次,这说明县老爷现在是高兴的,也体察到了她的诚心。

    不行,这个机会可不能再错过了!要不然当家儿的就得……

    想到这里,于七嫂再不敢迟疑,搓弄着围腰儿的手猛然一使劲,“张老爷,您大人有大量,求您就包坦了我们山野小民的胡咧咧吧,我跟您磕头了”。

    张县令根本不明白于七嫂在说什么,一头雾水的他顺手扶住了要拜下身去的于七嫂,“你这话从何说起?”。

    张县令虽不明白,但唐成却想起了前天晚上两口子的话,只因这两天关注着公差们探查的事儿,却把这茬儿给忘了,只是没想到竟成了于七嫂的心病。当下他便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解说了一遍,最后微微笑道:“说来也是天意,要不是听到他们两口子说到咸盐的事儿,我还想不起这茬儿来!”。

    “天意,果然是天意!”,听唐成说完,张县令脸上的笑意更盛了,“唐成你记下了,明天见着王里正时吩咐一声,这几天于家接官的使费按每天三百文补齐,明天就补,一文都不能少!”。

    唐成这边笑着答应,那边儿的于七嫂也是满脸惊喜,这时代的一个县老爷在庄户人眼里到底意味着什么远非后世人可以想象,有谁知道于家两口子这两天是怎么过来的?如今有了这样的结局,于七嫂激动的感谢话都说不囫囵了,最后更把男人一起扯出来道过谢之后这才红着眼圈去了。

    这晚,张县令的饭量明显是前几天大了一倍不止,吃饭时更主动的喝了四盏农家自酿的浑酒,回房歇下之后不久,便响起了低沉而平稳的鼾声。

如果您觉得《唐朝公务员》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s://www.rzlib.net/b/0/184/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
新书推荐:废土崛起 逆流纯真年代 龙王传说 大文豪 我是至尊 超神机械师 大魏宫廷 逍遥小书生 天唐锦绣 道君 大宋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