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我不是软柿子〈最后时刻,拜求月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
    唐人好置别业,以备避暑消夏或是休闲娱乐之用,这一点颇似后世的富豪们。置办别业之风不仅限于王公亲贵,但凡家中有些钱财的富人,尤其是有些财力的文人们更是热衷于此,这其中最有名的大概就要数盛唐诗佛王维的辋川别业了。

    刘景文的别业置办在金州城外约十里处,背靠秦岭余脉的秀美山川,左侧是一片占地数十亩,花开时节云蒸霞蔚的桃花林,右侧则是绕城而过的汉水,可谓深得闹中取静的清幽静谧之美,最值得称道的便是号称金州十景之首的“三潭印月”就在别业不远处,这又为别业增添了一个挑灯夜游的好去处。

    因是以上种种,金州城外别业虽多,但最为有名的却数这处离园,刘景文也得意于此,在整修上不惜工本,这就造就了此时唐成所看到的美景。

    不想金州城外一处名不见经传的别业竟然比闻名扬州的康乐园更得园林精义,唐成随着严老夫子一路里走,于秋花及鸟鸣清音声中,不禁油然生出几分向往之心。

    跟眼前这个园林别业比起来,这些日子一直让他很满意的金州新宅顿时就显得相形见绌,生活是讲究质量的,若是也能置办一处园林,将后世旅游江浙名园时所见巧思一一引入其中,于精致美与山水田园之美的完美融合中携家人悠游其间,这又该是怎样的一种快意?

    当肚子都吃不饱时,人首先想到的只是生存。但当生存的问题解决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生活,譬如一院儿雅致的四合舍!当这个追求也已达到时,便会如唐成眼下这般,对更有生活质量的别业起了心思。

    人生于世总是需要不断的努力与奋发,努力是个很抽象的词语,但体现努力成果的却是一件件实实在在地物事。

    “五年之前我曾来过此地,比之当日,这园中真是愈发精致了”。缓步徐行的严老夫子欣赏着离园美景的同时,犹自不忘对爱徒谆谆教诲,“说来本园主人刘景文天姿甚好,只可惜心思没用在正途上,否则他当也不至于迁延至今依旧功名未立,以是观之,先圣所言玩物丧志诚为不虚,唐成。你当引以为戒才是,切不可为眼前声色所迷”。

    功名是功名,做人应该努力诚然不假,但有钱却不知道享受,这样的人生态度很难让身为穿越者的唐成认同,但在与严老夫子的相处中,这样的观念冲突实在太多,辨之无益。\\\\\谁也别想说服谁。是以唐成心下虽不太认可老夫子的说法,也并不曾与之折辩。

    “不过刘景文虽然用心不专,但上月州中故旧地来信中却言说他有一个姑表弟甚是不错,天资犹高于刘景文当日,最难得的是此子能勤于用功,为能安心向学连繁华的州城也不肯住”。做了一辈子教谕的严老夫子职业病很深,说到这样勤奋好学的后进时,总是不由自主的轻抚颌须露出满脸欢欣神色。

    正自欣赏园景的唐成也没心思问刘景文的姑表弟到底是谁,便只漫应了一声作罢!

    沿着麻石铺就地小径直入离园深处,不一时,两人就到了此次文会地主场地----菊花台。

    菊花台正处于离园中心处,其间有一汪自汉江引入的碧水静湖,山亭式样的菊花台就建在湖心处精巧的沙洲上。以湖水为隔,湖心的沙洲及湖边的水岸上遍植有不下千余株地菊花。

    其时正值深秋,虽百花衰飒,却正是“我花开后百花杀”的浓菊盛放时节,湖水内外这十几个品种的千余本菊花一起开放,争奇斗艳之下实是美不胜收。

    目睹眼前如斯景象,直让唐成油然想起黄巢吟菊的名句来---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他正自欣赏菊花时。严老夫子已与先来参加文会的故旧们寒暄上了。

    严老夫子在金州多年。又是供职州学,故旧好友甚或是弟子着实不少。这一寒暄起来之后,唐成就再没心思赏玩菊花了,他被严老夫子不断引见给一个个的文士,随之而来的就是不断的寒暄。

    便就是经由这样地引荐和寒暄,穿越读书近两年之后,唐成总算是正式迈上了金州文坛,走进了可谓是本州最核心的士人圈子。

    寒暄的过程中,唐成听这些先来的文士们正津津乐道的就是一个话题----从扬州回来的刘景文请回了一个歌喉极好的妓家,听说这妓家是出身于扬州最有名的青楼,上月凭借一首不知其来历地新诗声名大噪,如今可谓是正红地发紫的时候。**

    这妓家要名有名,要貌有貌,又是一副好嗓子,但让众文士们扼腕叹息地就是此女身材不够丰润,正是本州马别驾喜欢的那类窈窕姬。

    闲话到这里时,众文士都是会心一笑,不消说刘景文安排这次文会的目的就在于马别驾,不定他又有啥事要求到别驾大人门下了!

    唐成对于这番闲话也只是间或的听那么几耳朵,现在的他就是想问什么也着实没有时间,随着文会开始的时间临近,越来越多的人到达,跟在严老夫子身边的他寒暄都来不及,那儿还有时间参与这样的闲话。

    好容易跟着严老夫子将一圈儿转完,唐成喘着气举头四望时,竟意外的发现了一个很有些熟悉的身影,白衣胜雪,在遍地金黄的菊花丛中显得如此引人注目!

    这……不是柳随风嘛,他怎么会也在这里?现在的他该是在郧溪县学中才对。

    “你认识他!”,刚与几个老友寒暄完毕的严老夫子走了过来,那些老友对唐成的风仪和气度都挺满意,这让严老夫子很高兴,连带着语气也轻松了许多,“此子便是我刚才说到的刘景文姑表弟柳随风,其母便是刘希夷三女”。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的刘希夷竟然是柳随风的外孙!听到这个消息的唐成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莫非柳随风的诗才是遗传的缘故?

    虽然不是同一科,但两人毕竟都在郧溪县学呆过,唐成正准备过去跟柳随风打个招呼时。恰逢文会开始的时间已到,五七个原在沙洲上忙碌地童子撑着小舟前来引客。

    在刘景文的别业中,柳随风也算得半个主人,此时正领着几个年纪老大的名士登舟,实也没有闲话的功夫,唐成见状也就没再往上凑,手搀着严老夫子上了停在面前的那尾小舟。

    今日前来参加文会的士人直有三四十个之多,沙洲中的菊花台内根本坐不下。那刘景文也是有巧思的人,索性不设桌椅,便在台侧沙洲上地菊花丛中遍置厚厚的毡毯,让来客自寻着安置,身侧菊花正放,冷香袭人,诸客们于花丛之中随意席地而坐,虽然不是身处竹林。^^首发      ^^却让唐成油然想到了六朝时嵇康等人的竹林之会。

    扶着严老夫子在厚厚的毡毯上坐下后。唐成忍不住出口赞了一句,“刘景文好心思”。

    “这不是他的手笔”,严老夫子头点了点沙洲另一侧的柳随风,“今天这沙洲中的布置都是柳随风安排下的”。

    “是他!”,转念想想,唐成也不觉得奇怪了。柳随风傲性是傲性,但他傲性地前提是胸中确实有些真东西。

    闲话不过三两句,便听菊花台上一阵儿流水般地琵琶之声响起,恰在此时,小湖上两尾小舟带着圈圈涟漪分两个不同的方向浮水而来,听严老夫子介绍,其中一尾小舟上的那个华服五旬老者便是今日的主宾马别驾。

    自打到金州县衙开始,唐成对于马别驾已是闻名已久。但直到今天才是第一次见着真人。

    年近六旬的马别驾虽有些发福,却胖的并不厉害,正与他久居高位养出地气度相得益彰,这厮老是老了,但因长相着实不差,五十多年的人生经历竟在他身上沉淀出一种独特的味道,总之,尽管唐成对马别驾半点好感也没有。却也不得不承认这老货从卖相到气度都不错。非常符合他在后世时想象中的唐代文人形象。

    其实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唐代科举除了礼部试之外。还需经过吏部关试之后才能授官,吏部关试有身、言、书、判四个内容,其中第一条“身”所考察的就是应试者的容貌气度,吏部考虑的是官员们毕竟代表着朝廷地形象。

    对于“身”的标准有很多,简而言之就是:如果容貌不好,根本就没机会通过科举的途径在唐朝做官。因有这么个标准卡着,所以有唐一朝但凡是那些经科举之路放出来做官的读书人就没有一个丑的,身为明经及第的马别驾自然也不例外。

    正在唐成仔细打量马别驾时,便听另一尾小舟上有一清绮的女声随着菊花台上的琵琶伴奏婉媚而歌:

    阶兰凝暑霜,岸菊照晨光。露浓希晓笑,风劲浅残香。

    细叶抽轻翠,圆花簇嫩黄。\\\\\\还持今岁色,复结后年芳。

    “这是本朝太宗皇帝御笔亲制地菊花诗,倒正好作为本次文会之开篇,嗯,柳随风选地好”,严老夫子为人方正,甚或是有些古板,虽然生于风气极为开放的唐朝,但他老夫子毕生不入勾栏一步,此刻自然也不会去夸赞那歌女地技艺。倒是其他那些与会之人不吝美词,俟一曲完毕之后,纷纷出言赞叹那妓家歌艺了得。

    唐成对严老夫子及周遭人的赞叹都没怎么在意,此时他的眼神儿更多的着落在正踏舟上岸的歌女身上,真是日怪的很!今天也不知是什么日子,怎么就老碰见一些本不可能碰见的人。

    “你叫什么名字?”。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关关!”。

    却原来,刘景文特特从杭州请来巴结马别驾的这位歌女,赫然就是那位“后庭花开也使得”,并在二十四桥明月夜向唐成素花邀诗的关关!

    看来刘景文真是熟知马别驾的爱好,不远千里从扬州请来的关关果然让马别驾大感兴趣,他还站在舟上时,眼神儿便一直在关关窈窕的曲线上逡巡。此时两尾小舟同时到达,老马更主动伸出手去搀扶关关舍舟登陆。

    人老心不老,老牛还想吃嫩草!来而不往非礼也,老货既然喜欢用钝刀子,今个儿老子也得想法子还回去一刀才成,郁闷了这些天的唐成心下想到这里时,本是趺坐的他刻意挺起了身子。

    沙洲本就不大,关关又是从唐成身前的小径上路过。他这么刻意挺直身子,关关自然就注意到了他。

    乍一见到唐成,关关先是有些不敢相信,既而眼神儿中就爆出一片灿然地欢喜。

    眼见关关失态,动步之间就想过来,唐成忙做了一个噤声的姿势,随后双手虚空压了压,示意她静定下来。

    关关显然明白了他的意思。抿唇一笑之间更添几分美态。

    马别驾的眼神儿更多的着落在关关如拂风摆柳般的腰肢上。等他看过来时,唐成的手势早已做完。

    “怎么了?”,马别驾疑惑问道。**

    “没什么,秋高气爽,今天的天气真是好”,关关再次发自真心地笑容让马别驾精神一震。“刘先生没说谎呢,金州果然是个好地方”,说着这句话时,走到唐成身前的关关特意略停了脚步,随后带起一缕香风直上菊花台而去。

    “身为一州佐贰之主官,却对一介歌女如此着意,马别驾实是有失官风”,严老夫子显然看不惯老马对关关太过上心的举动。听见老师这话,唐成自然是笑着点头称是。

    有姚东琦那个梁子在前面架着,唐成自知与姚东琦和解无望,既是如此,前面受了许多憋闷的他就不想再窝窝囊囊的委屈隐忍,话又说回来,就是他肯委曲求全也没用。

    既是如此,眼瞅着兴许能有机会让这厮难受难受。唐成自然不会放过。

    如此作为倒不是纯为了一时出气的莽撞。唐成也有心借此举让州衙里的那些同僚们知道,他可不是那种可以任人随意捏来捏去。想圆就圆、想扁就扁的软柿子!

    世态炎凉,捧红踩黑地现象在衙门里表现地尤为明显,唐成现在正是倒霉的时候,提拔他的孙使君一时半会儿的又回不来,若不借着合适的机会一展锋芒,兴许不过几天连阿猫阿狗都敢骑到他头上了。

    唱完太宗皇帝的御制菊花诗,马别驾及关关在菊花台上坐定之后,文会正式开始,当下便有人出言邀关关再歌一曲,更点名让唱那首月来使她在扬州声名鹊起地新诗。

    闻听这个要求,关关含笑看了看唐成后,毫无半点推辞的站起身从专司伴奏的女子手中接过了琵琶。

    牙板轻击,随着关关十指轻拨,一段俊爽的琵琶音声从菊花台上流泻而出。

    自从二十四桥上的那个明月夜之后,月来的时间里这首新诗关关也不知唱过多少遍了,正是这首与扬州风韵完美融合的新诗使原本在扬州青楼中半红不黑的关关一时声名大噪,这首诗赋予她地太多,关关对其自然愈发用心,加之今日唐成也在,就使得关关唱起来时愈发的用心。

    秋来江南草未凋,青山隐隐水迢迢。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手中拂动琵琶奏出熟悉的伴音,口中唱着熟悉的诗句,虽然身处金州离园菊花台,但关关脑中浮现的却是说不尽十里繁华的扬州,那个明月皎皎的夜晚,那弯长虹卧波的二十四桥……

    尤其是当眼神落在唐成身上时,关关只觉脑中所想与眼前所见达到了浑然地统一,歌喉愈发清丽,歌诗也愈发动情地同时,她的眼睛却是定在唐成身上再也不曾离开。

    诗是好诗,关关唱地也确实是好,身为一个再正宗不过的唐代文人,马别驾自然是识货的,先时他还是含笑凝神而听,但等他注意到关关竟然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台下一个俊朗少年,且眼神还如此动情时,马别驾的脸色开始变了。

    马别驾脸色发生变化的最主要原因不在于关关,虽然他对关关很满意,但身为别驾。关关这样的歌妓还不至于让他生出吃醋的想法来,马别驾真正在乎地是脸面!

    今天文会中就数他这个主宾的官位最高,马别驾在看到关关的第一眼就心知肚明这是刘景文在投他所好,而且马别驾也明白与会的这些文士们也都能看的出来,毕竟他喜欢身材窈窕的女子已是金州公开的秘密。

    按照常情来说,关关的注意力应该放在他这个主宾身上,而眼下出了反常地状况,拂的分明就是他马别驾的脸面。这举动的潜台词就是:身为主宾的马别驾在关关眼里甚至连下面那个少年都不如。

    老马在金州已是顶尖级的人物。平日是被人奉承惯的,如今在众多文士面前被一个妓家如此轻视,这让他……情何以堪,脸面又往那儿搁?

    终于,在歌诗复沓到第三叠时,马别驾微微抬起手来招了招,被关关的举动闹地措手不及地主人刘景文顿时附耳过去。

    马别驾低声耳语了一句什么,刘景文点点头后往菊花台边去打听什么。

    吩咐完刘景文之后。老马从台上向唐成看来。

    唐成迎着马别驾的眼神儿露出了一个舒心的笑容。尤其是在老马听完刘景文的话后猝然色变时,他还特特的向定睛看着他的马别驾拱了拱手,这一刻地唐成真是笑的无比灿烂!

    憋了这好几天的郁火总算是出了一点点,别急,文会还长,好戏还在后头!

    关关终于将第三叠唱完时。刘景文总算长出了一口气,向回身过来坐定的关关交代了几句后,他也不等台下众文士品评这诗这歌,便高声宣布文会开笔。

    天可怜见,现在的刘景文只希望早点把马别驾的尴尬给掩饰过去,至于文会惯例什么的须也顾不得了,若非是怕现在做的太明显会更加拂了马别驾地脸面,他真恨不得一脚把关关从菊花台上给踹下去。

    将功赎过吧!

    所谓文会开笔的意思就是所有与会的文士们写同体诗。不管今天来了多少人,大家同写一个诗题,待众人诗成之后,所有的诗作悉数汇集于关关处,由她挑选出其中一首当众唱出,被其挑中者便是今天的诗魁,诗魁不仅能扬名长脸面,更能在诗会散后独享佳人。这个法子循的还是唐人斗诗时最喜欢的棋亭画壁之法。

    身处菊花台下的菊花丛中。赋诗地题目自然也就是菊花,与会地众文士们或坐或站凝聚诗思。十多个侍候的童子则手捧笔墨,一等有人做好之后即往前记录。

    “这诗不做也罢,任你动再多地心思写的再好,歌女唱出的也必定是马别驾所作”,见爱徒跃跃欲试,参加过多次文会的严老夫子劝了他一句后,问道:“唐成,你与那歌女认识?”。

    “学生前次往扬州时曾参加一次饮宴,席间见过她”,唐成回答的同时,心下已找到应景的诗来,当下便招手唤童子过来记录。

    如严老夫子般主动放弃的人并不多,不一时众人赋诗完毕,童子将诗作悉数送到了关关手中,当此之时,菊花台上下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她身上。

    当她再次开腔歌诗的那刻,也就是今日文会诗魁正式确定之时。

    PS不收费:昨天晚上四点钟才码完昨天的更新,昨天脑袋一直是晕晕乎乎的跟腾云驾雾一样,下午上完四节课后是六点,回到住处之后就开始码字,结果今天更新的这章六千字足足用了五个半小时才完工。

    俺是兼职写手,这学期课又多,不是我现在写书状态不好,实在是经过近一月来的高速更新老书友该都知道我的速度,日平均六千对我来说的确是高速了之后,身体太疲倦了,今天更新的这章如果书友们看的不是很满意,敬请体谅加原谅!

如果您觉得《唐朝公务员》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s://www.rzlib.net/b/0/184/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
新书推荐:废土崛起 逆流纯真年代 龙王传说 大文豪 我是至尊 超神机械师 大魏宫廷 逍遥小书生 天唐锦绣 道君 大宋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