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九章 挖了坑,就得管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
    唐成正跟老梁说话时,跑来一个杂役言说使君大人要见他,且是催的急,现在就得去,大人立等的。

    闻言,唐成冷冷的看了老梁一眼后,一笑之间随着杂役出了公事房,老梁虽然还在强撑着,但看的出来不过是色厉内荏罢了。

    唐成走出公事房时,反手带了带门,却没想着外面风却是大,吹过来使房门在门框上砸出“嘭”的一声闷响,不仅把外面大公事房中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屋里强撑着的老梁也因为这声响动陡然站了起来,两眼张皇的看着门口,脸上再没了刚才强自撑着的镇定。

    他的胆子实在不大,在衙门干了三十多年,平日在外面看着人五人六的,其实也就只是敢发发牢骚而已,这回要不是提前听小李通报了道城消息,知道使君之位不稳,加之陈亮开出的司田曹判司价码实在太诱人,他也断不敢给顶头上司挖坑儿。

    刚才之所以能撑得住,甚至还能反击唐成,全都是仗持这陈亮和马别驾在后面撑着,孙使君要走,有这两人顶着,他还用怕唐成?在衙门里混了三十二年,不了了之,乃至反阴为阳的案子他老梁看的太多了!

    千想万想,想漏了靳御史,老梁更没想到唐成抓住自己的把柄后竟然没去找靠山孙使君,竟然就直接捅到了靳御史那里。监察御史,这帮鸟人都是属狼的,一个个官不大,年纪不大,但野心却都贼大。两眼冒绿光的等着立功机会,更要命的这是金州,比邻着房州的金州,可是最容易引来陛下及朝堂关注地地方……

    胆子小的人总是更容易把事情想的更坏,结果想的更严重,等老梁两腿哆嗦着站起身时,唐成已经走的有一会儿了。

    这时候。老梁心里就只有一个想法----找陈亮。

    孙使君公事房

    见唐成走进来,孙使君摆了摆手示意杂役退下后。直接问道:“唐成,衙门口儿那是怎么回事?”。

    “本曹出了败类……”。孙使君摇了摇头,“事情我知道,我要问的是,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

    孙使君虽然问得含糊,唐成却明白他地意思。“是我”。

    “为什么?”,虽说孙使君八成得走,但他现在毕竟还没走,出了这样堵衙门的事儿,他身为刺史脸子上也着实不好看。且还不说那御史真要查出什么来,他也得多多少少牵扯些干系。若非眼前站着地是唐成,即便孙使君表面的性子再江南,也得盛怒发作。

    “大人,非是我有意如此,实是不得已而为之”,迎着愠怒地孙使君,唐成将此事的前因后果一一说了出来。

    孙使君静静听着,当唐成说到老梁的那番话时。他轻轻在腹部转动着的手猛然停了一下。片刻之后就又恢复了常态。

    等唐成说完之后,孙使君沉吟了片刻。“你既然能推动此事,自然是没有在其中沾手”。

    “是”。

    “拔出萝卜**泥”,孙使君喃喃自语了一句后转过头来,“唐成,近日之内司田曹会进来两到三个新人,你以后对他们要多照拂些”。

    唐成却没想到孙使君突然会提到这茬儿,微微一愣后随即明白过来,孙使君这是开始铺后手了。

    事情还没开始处理,就已经想着安置了,这才多大会儿功夫?就这短短的一句话,让唐成对孙使君地了解又深了一层。

    “本官为天子牧守一方,自当视民如子,虽州衙之内绝不姑息养奸,此次情弊发于司田曹,唐成你身为判司更应严守朝廷法度,一力配合弊案查办”。

    这既是孙使君对此事的态度,也是对他的回答,唐成点头称是。

    “恩,你去吧”,孙使君说话的同时,已扯动了通往杂役房的唤铃绳索。

    当唐成从孙使君房里走出来时,正好听到里面地吩咐声,“速去请司马大人前来见我”。那杂役后进去,但人却跑的飞快冲在了唐成前面。见到这一幕,他不期然的笑了笑。

    唐成刚走出中庭,恰与负责州衙门房的老公差杨德驰撞了个对面,老杨脾性好,人缘儿也好,平日唐成来衙经过门房时多要跟他玩笑一两句,现在出了这样的事自然更少不了,只是他玩笑话还没出口,堪堪见着了老杨身后跟着的靳御史。

    因唐代科举有吏部关试,第一条就要求新进士的容貌,是以这些凭科举功名晋身的唐朝官员还真就没有长的特别难看地,眼前这个靳御史更是仪表堂堂,这样地容貌再配上凝重的神色,看来还真有几分御史青天地样子。\\\\

    玩笑自然是没法再开了,与老杨交换了一个眼色后,唐成避往道路一边,直到看着靳御史走进孙使君的公事房后,这才继续前行。

    等他回到自己的公事房时,老梁已经不见了,唐成往外看了看,冯海洲走上前来低声道:“大人走后没一会儿,老梁也出去了,因是大人没吩咐,所以我和小苗也没拦着”。

    “嗯,他去那儿了?”。

    冯海洲闻言没说话,抬起头往左边摆了摆。

    门外上手儿左边拐进去一点儿就是录事参军事陈亮的公事房,唐成点点头,“行,想去就让他去吧”,说完,便自回了公事房。

    自己该做的,能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唐成的心反倒定了下来,打开柜子将早晨从老梁处拿来的文卷翻出来细细看着。

    等唐成将那一千一百多亩地损耗从合总里减下来,又在另一本文卷上把账做平之后。这才惬意的具名签章,身为司田曹判司,能看着掌握在自己手上的损耗多一点,怎么着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儿。

    忙完这事儿没一会儿,唐成正捧着茶盏轻轻呷饮时,公事房外传来一阵儿往日少有的喧哗声。

    “来了”,唐成放下茶盏到了外间的公事房门口。

    要说这外边儿的阵仗还真是不小。孙使君陪着靳御史走在最前面。马别驾与张司马稍稍落后半步跟在两人后面,再然后便是一班手持铁锁地公差。再然后……竟然是那牵着孩子一身孝的小寡妇及另外几个神色紧张地百姓。

    这一群奇怪的组合穿过西院儿门后,便直往这边走来。

    因孙使君等人平日上下衙门走地都是专属的侧门。是以虽说是在同一个衙门,但这些普通刀笔吏们其实也不容易见着这几个头儿,此番不仅见着了,而且还是三人同时出现,脸上表情凝重。身后公差手中的锁链哗啦作响,这情景,就算再迟钝的人也知道是出大事了。眼见着孙使君等人看都没看别的曹司,而是直奔司田曹而来,原本还存着新奇看热闹心思地老何等人就有些惊疑不定。“啥意思,怎么个意思啊?”,嘴里低声嘀咕着,他们的眼神儿自然就着落到了唐成身上,他可是刚被使君大人叫去过的。

    “老梁的事儿发了”,唐成说话时特地留意了一下老何的脸色,惊疑之外带着慌乱。

    “拔出萝卜**泥,老何也完了”,两人地职司连接太过紧密。老梁负责写契书。老何则负责契书复核及签章,可以说没有老何的配合。老梁也成不了事儿,说起来老何也牵连进去实是意料中事。

    此时,满院儿各曹的刀笔吏们都簇拥到了门口看热闹,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孙使君等人到了司田曹门口外站定。

    “唐成,司田曹所有人等可都在此?”。

    “本曹除梁德禄在陈参军公事房外,其他人俱都在此”。

    “嗯”,孙使君向陈亮的公事房点了点头,当即便有两个公差向上走去。

    “自唐成以下,司田曹所有人等在廊下背墙而立”,孙使君吩咐完,唐成率先上前一步,随后其他人以他为齐头,在门外廊下整齐的排了过去。老何几人虽是脸色发白,但这时候却是躲都没地方躲了。唐成等人站好之后,孙使君侧身道:“靳御史,请”。

    那靳御史脸上的表情有些过度凝重,要说这监察御史也实在不是个好干的差事,看起来平日走那儿都被地方衙门供着实在风光,被人供着自然是爽,但老这么供着考课可怎么完成?一年多少本子这在御史台都有明确要求和记录的;不管是图完成任务还是立功心切,总之等他们想查问案子时,原本供着的那些衙门立马儿就变了脸,嘴里说着好好好,但拖着推着地,总之是怎么拖后腿怎么来,甚或上下联合齐手儿遮掩地也尽见的多了。

    没办法,谁让御史台地职责就是纠察百官,监察御史们注定就得跟地方衙门过不去,就为这,靳御史这几年没少吃苦头

    自打九月间来了金州,眼瞅着两个月了一本考课本子都没上,靳御史心里也是急呀,今个儿特特前来拜会负责刑名的张司马也是希望有所收获,但在谨慎的张子山面前,他收获的只能是失望。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当那牵着儿子的小寡妇在自己面前噗通一跪时,靳御史心里的舒爽实在难以用笔墨形容,而后,随着告状的人越来越多,靳御史心里又是兴奋,又是担忧。

    兴奋的是这个案子够大,最起码牵连到的人够多,凭借他的经验自然知道衙门里的弊案仅凭一两个人是做不出来眼前这么大动静的;至于担忧,则是针对金州州衙而发,不管是害怕牵扯到自身,抑或是为了衙门的颜面,这样的大案子他们肯定得拦着。

    若是别的地方,靳御史可能还会避避麻烦。但这里可是金州,房州隔壁的金州!对于一个监察御史来说,还有比这更好地立功地方?

    唐成刚才在路上碰到靳御史时他一脸的凝重,这份凝重的根源即在于此,这位年轻的监察御史在踏进孙使君的公事房内时,心里已经充分做好了吵架的准备。

    但结果却大出意料之外,靳御史碰上了自他出任监察御史以来最为合作的地方官。至于孙使君这么合作地原因是什么,他一点儿都不想关心。

    当监察御史以来。真是很少有机会像今天这么顺心,这么露脸的。众目睽睽之下地靳御史因为兴奋而使脸色显得有些过份凝重。

    “多谢使君大人”,发自真心的拱手一礼为谢后,靳御史走到了小寡妇等人身边,“廊下站立之人中有谁曾盘剥尔等,便指认吧”。

    告状时人多胆子自然就大。而今深入州衙内部,四周里盯着他们地可都是“官”,这样的气氛下,小寡妇等人一时怎敢上前?几人中甚或还有小腿肚子发软抽筋儿,直后悔不该前来的。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正当靳御史准备说话时,却见小寡妇手里牵着的那小孩儿猛然挣脱了母亲的手,穿着一身孝衣地他直直的跑到了老何身前。

    “就是你欺负我娘,你是坏人”,年纪还不到五岁的小孩说话时还带着奶腔儿,但此刻这奶声奶气的声音却显得如此响亮,嘴里一边叫着坏人,小孩的手还紧紧揪住老何地裤子,不断用穿着虎头鞋的脚去踢他。

    看着这小孩清明澄澈的眼睛里满是仇恨的盯着老何。一边站着的唐成心底感慨实多。自打进郧溪县衙以来,许是在衙门里待得久了。许多事情他慢慢的都习惯了,譬如老梁这事儿,若非是为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单就收钱这件事情本身来说,他内心里还真就觉得这事儿没什么大不了的。

    而今听着这奶声奶气的声音,看着这样的眼神,唐成忽然发现自己此前地想法真是错了,不论别人如何,至少就他自己而言,以后再想到这个孩子地声音和眼神时,那些不该收不该拿的钱是再也拿不下去了。

    越是纯真地单纯的东西越能触动人,对于有些人来说,每一次心里的触动多多少少都会改变一些他的行为模式,而每一种行为模式的改变必然会带来或深或浅,或好或坏的结果。行为决定习惯,而习惯的累积将最终决定人生道路的方向和结局。譬如老梁,譬如老何,细节决定成败,这句在后世很流行的话说的虽然是做事,但做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善于学习的人必定勤于思考与总结,譬如眼下,譬如唐成。

    那孩子的这番举动实让靳御史喜出望外,当下趁热打铁道:“尔等枉自为人父母,连这孩子都不如?”,他这话刚刚说完,那突然之间泪水涟涟的小寡妇已手指老何道:“有他”。

    有人带了头,其他那几个百姓也纷纷跟上,“有他”,一时间,九根手指都笔直的指向了老何。

    “拿!”,随着脸色有些发红的靳御史一声令下,两个公差看了看张司马后径直上前将面白如雪的老何给锁了。

    公差的这一举动极大的鼓舞了那几个百姓,当下便有人又指着另一人道:“还有他”。

    司田曹被称为州衙最有油水的地方,这毕竟不是白叫的,而且他们负责管理的还是作为百姓们命根子的田亩,一个接着一个,转眼之间,唐成手下除老梁之外的其他十四人就被指出了五个之多。

    唐成脸色虽是沉重,但这也仅仅只是面上而已,有过那么一段当“空气”的经历后,加之相处的时间短,他对这些手下实在说不上有多深的感情,如今借着靳御史的手将曹里清理一遍,对于他这个判司来说只有好处。

    或者,这也算得是他此次反击的另一个意外收获吧!

    正当唐成心下这般寻思着时,令人愕然的一幕出现了,他身边的冯海洲竟然成了最后一个被指出来的人。

    见到冯海洲被公差拉往一边,唐成的脸色是真正沉重下来了。

    冯海洲年富力强,精通曹务。兼且性格沉稳,想事情也清楚,更重要地是对他的吩咐能不折不扣的完成,唐成刚还寻思着此后在曹务上要对他多加重用,转眼之间怎么就……

    我靠,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冯海洲回身之间看到了唐成带着愕然与惊讶的眼神,脸上油然浮现出愧悔之色。一声长叹之后,扭过头的他无言跟着公差往一边儿走去。

    这边还没完。上边儿两个公差已带着老梁走了下来,三人身后跟着的是脸色阴晴不定地陈亮。

    几乎是老梁刚刚绕过上边房子的拐角儿。就如同刚才老何地待遇一样,九根手指已笔直的指向了他。

    “还有他”,这声音格外地大。

    看清楚下面这形势后,老梁的腿立时就软了,靳御史一声“拿”后。老梁先是木呆呆的,待公差手中冰冷的铁链套上脖子时,他才猛然反应过来,呼啦一声转过身子,“陈参军。我是冤枉的,你得给我做主啊,我是冤枉地”。

    因老梁转身太猛,竟将正给他套锁链的公差带了一个趔趄。

    同是一个衙门,抬头不见低头见,虽然公差们和刀笔吏平时不太对盘,但情分总还是有的,所以刚才在拿老何等人时,他们更多的也只是做个姿态。平日里锁拿的手段连一分都没用上。当然这也跟冯海洲等人无过激行为有关。

    老梁来了这么一出儿,搞地那公差在众目睽睽之下甚是下不了台。脸色涨红的就上了手段,站稳后的他手上一穿一绕,老梁顿时就双手反剪的弯下了腰。

    “此事自有列位大人处断,浑说什么”,陈亮的反应速度之快实在让唐成有些佩服。

    公差拽着锁链拖着腰弓如虾的老梁往下走,老梁边走边还不断叫着冤枉,喊陈亮给他做主,待经过孙使君等人身前时,看见马别驾后益发叫的起劲儿,而叫唤的内容也从“陈参军”变成了“马大人”。

    看着陈亮脸上的惊惧和马别驾一副吃了苍蝇地表情,唐成真有放声大笑地冲动,至于老梁,此刻他只觉得这人实在可怜,多大的胆子做多大地事,利令智昏之下,老梁显然是高估了自己的胆子。

    老梁在百姓及靳御史面前如此失态,只让整个州衙里的人都感觉脸上无光,随着孙使君一个眼神儿,那公差手中握着的铁链尾部猛然反抽过去,只一下,老梁已经满嘴是血的被强行封了口。

    见到这一幕,那小孩害怕的躲进了母亲怀里,随即,彻底泄了心头郁恨的小寡妇抱着儿子失声痛哭。

    当靳御史等人押着老梁等去了东院之后,西院儿由寂静陡然变得热闹不堪,其他各曹的刀笔们指着司田曹说个不停,看他们那刻意压抑着的兴奋表情,显然对油水最肥的司田曹有些幸灾乐祸。

    “抽什么疯”,随着院子正中迟疑着没跟去的陈亮一声吼,众曹的刀笔们就跟受惊的老鼠一样,出溜出溜反身钻回了公事房。

    唐成没回,然后,他的眼神就跟陈亮撞在了一起。

    陈亮的眼神跟他的脸色一样复杂,惊疑,惧怕,后悔……但当两人的眼神儿撞上时,最大的却变成了怨恨。

    怨恨!唐成真是觉得很委屈,事情因他而起,老梁直接受他的指使给自己挖坑,而今他怎么能怨恨我?这他娘也太欺负了,还讲不讲道理了?

    耶和华说:当别人投以怨恨的眼神时,你应当还以微笑!

    唐成虽然不是耶和华的信徒,但他此刻却听从了这劝谕,微笑着从廊下走到了陈亮面前,拱拱手见了礼后,这才用与平日毫无差别的语调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参军大人忙着给我挖坑时,可曾想过掉进坑里的会是自己?”。

    “你以为这坑就一定埋得住我?”,陈亮冷冷一笑,“只要……”。

    “没有只要”,唐成笑着朝陈亮摇了摇手指,“心存侥幸的人往往都会失望,老梁的胆子远比你想象的要小,他刚才就已经崩溃了,一个崩溃的人还能隐瞒什么?或许他现在正在想着的该怎么将功折罪?参军大人,你说呢?”。

    “唐成,只要这关我能过去……”。

    “我已经说过了,没有只要!”,唐成再次打断了他的话,一点一点剥掉陈亮的侥幸,将他内心深处最不愿意想的结果**裸的呈现出来,

    既然挖了坑,就得管埋!唐成现在就正在实践后世干兼职写手时的深刻教训,而眼下打破陈亮所有的侥幸,在心理上狠狠的蹂躏他,就是埋坑的一部分,“即便老梁什么都不说,在司田曹出了这么大的弊案之后,你以为你这个当管主官还能再干得下去?”。

    “哼!五十步笑百步,你岂非也同样?”

    “别拿我和你比,这是对我的污辱!我才上任几天?更别说还干净的跟白纸一样,出淤泥而不染,或许靳御史会这么夸我也说不定”,唐成哈哈一笑,随后放慢语速,几乎是一字一顿的紧盯着陈亮道:“落水狗还想咬人?丢了录事参军事,陈亮……你以为你还是个什么东西!”

如果您觉得《唐朝公务员》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s://www.rzlib.net/b/0/184/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
新书推荐:废土崛起 逆流纯真年代 龙王传说 大文豪 我是至尊 超神机械师 大魏宫廷 逍遥小书生 天唐锦绣 道君 大宋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