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四章 人如玉马如龙,花日正春风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
    山南东道的道城无论在面积还是人口上,都比三个金州还要大,暮春夏初的天气里,道城两边遍植槐树的主街上,来往如织的人流在斑驳的树影中川流不息。这里不仅能看到梳着怪异发式的东北五部胡人及西域各国蕃人,甚或连全身棕黑的狮子国人和大食人也是常见。

    街道两边的酒肆中,衣衫单薄,身材丰满窈窕的胡姬正扭动着水蛇般的腰肢殷勤揽客。

    “风吹槐花满店香,胡姬压酒劝客尝”,嘴里喃喃吟诵着这两句诗,唐成与孟浩然一起闲步穿行在这人流如织的长街上。他的眼神刚从那身形曼妙的胡姬身上转过来,便被身边刮起一阵香风而过的女子给吸引住了。

    这群结伴出行的女子有四五人,皆是骑着高头骏马,马儿的鬃毛和尾巴都被梳理成了式样奇特的束髻,盛唐时人好牡丹,好熏香,好一切浓烈奔放的充满生机与活力的色彩,这一特定的时代风气表现在这群妙龄富家少女身上,就使得他们衣衫华美,香气逼人。

    但这并不是紧紧抓住唐成目光的原因,原因在于她们的穿着,她们的穿着实在是……太……清凉了!

    衣衫的颜色很艳丽自不必说,问题是这些衣衫所选用的材料,乖乖隆里个冬啊!这些个在闹市走马的闺阁女子们外穿的衣服竟然是用亳州轻容裁成。

    亳州轻容素以轻若云霞,薄如风沙著称,其穿在身上的效果与后世的丝袜也没什么区别,唐成犹还记得后世学史时,历史书中曾记载有一个宦官穿了五层亳州轻容衣后,胸前的朱砂红痣依然清晰可见,这样的织物穿在一群妙龄女子身上,那效果……

    槐树遮蔽下的斑驳光影投射在这群高笑走马的女子身上,细碎的光斑照射过去时,女子们身上竟似未着丝缕。轻容外衫下宛若牛脂般的细腻肌肤在粉红浅黄抹胸的映衬下益发显地白皙粉嫩。

    与此时这些女子裁减成低胸宫装式样的轻容衫比起来,便连后世夏日里的真空装似乎都有些相形见绌了。

    虽然在后世里的大学课堂上早就听老师介绍过唐人心态开放,敢于接受并尝试一切外来的习俗风尚,表现在服饰上尤其奔放热烈,譬如低胸的宫装就是这一时期地皇家范式。但直到今天,直到现在亲眼看到这些身穿轻容真空衫。脚踏翘尖儿大食履的女子之后,唐成才真正直观的明白了唐人的心态到底有多开放。

    道城毕竟是道城啊,跟这个城市比起来,深淹于大山之中的金州就显得太过于平静和保守,在社会风尚上方面表现的尤为明显,这就好像一个城市已经迈进了盛唐的风流华彩,而另一个城市依旧停留在初唐的淳朴平静之中。

    虽然唐成穿越过来也有两个年头儿了。其间也去过扬州这样地豪城。但因去地时间乃是仲秋初冬。是以反倒没有眼前这么直接地视觉刺激。

    漫步在道城街头。暂时离开家乡和亲人地唐成倒并没有什么不适应。反倒是有些惬意地享受眼前地一切。作为一个穿越人。即便不愿承认。但心底里还是更为熟悉。也更为习惯这种繁华热闹地城市生活。

    道城主街上地行人对于这群女子地装饰已是见怪不怪。由此。人群里唐成地目光就显得特别。

    那几个正在嘻嘻哈哈说笑地豪家少女中有人注意到了唐成。高坐马上扭过头来扬眉一挑地同时。还刻意挺了挺并不算丰满地胸膛。随即。一片清晰地脆笑声便在川流不息地大街上飘荡而起。

    “风吹槐花满店香。胡姬压酒劝客尝。即情入景。好诗”。赞了一声地孟浩然转过头来看到这慕景象。笑拉着正与要对那些女子说话地唐成往旁边走了走。“唐兄。这是些慕胡女。沾不得呀”。

    “浩然。这群小丫头在挑衅”。那些少女许是见唐成两人人物风流。被他盯着看并不生气。反倒驻马长街看着两人嬉笑逗趣儿。其中更有大胆地还屈着手指向唐成勾了勾。示意他过去。看到这一幕。唐成哈哈而笑。“什么是慕胡女?”。

    “看看她们的衣衫装饰就知道了”,看着那些女子,孟浩然也是温颜而笑,“这些女子俱是城中大富之家出身。于生活习惯上尚胡俗。好胡风。遇着这般季节的天气晴好之日时便常常结伴策马冶游,专以逗弄风流少年为乐。唐兄。你要真过去,那她们今天可就不愁没乐子了”。

    “既然是这样,那就算了吧”,唐成随手打了个响指,转身与孟浩然继续向前行去,“浩然,你对这倒是挺熟的嘛”。

    孟浩然没理会唐成意味深长的坏笑,“去岁地时候我曾来道城漫游过”。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漫游”与读书山林一样,几乎是唐代士子必不可少的人生经历,学习一段时间或是学成之后便选择离家远行,在漫游名山大川中体悟学到的书本知识,开阔眼界心胸及广泛交友,《唐才子传》所载的唐代名诗人里几乎每一个人都有漫游的经历。

    “这倒是个好习俗啊”,唐成的赞叹的确是发自内心。

    唐成是在十多天前跟着于东军一起来到道城的,他这个新任的掌书记并不隶属于道衙地任何一个部曹,而是直接对观察使负责,于东军给了他六个招募吏员地名额以配置属下,要做的事情也只有一个,就是将金州经验向各州指导推广。

    如此以来,道衙之中地唐成基本就属于天不管地不收的情况,恰在他抵达道城的第七日,应约往金州寻他不遇的孟浩然也来了道城。这几天唐成白日里忙着衙门里的事儿,孟浩然则悠游道城风光,晚上两人抵足卧谈而眠,日子过的倒也惬意。

    至于今天,则是唐成终于将手头的事情告一段落后,两人结伴而往道学办理相应手续的。随着职司的变动,唐成在学业上也自然而然地又升了一级。

    见唐成两人笑着走开后,那几个马上的女子得意洋洋的又笑了一阵儿后,继续往前而去。

    一边走一边闲看着道城风光,眼瞅着将要到达位于城中西北角儿的道学时,唐成蓦然听到身后有人惊喜的叫着他的名字。

    “关关,你怎么在这儿?”。他乡遇故知,能在尚显陌生地道城街头看到关关,唐成很是高兴,忙快步走了过去。

    “当日从扬州回乡寻亲不遇,思量着这天地之大竟无我容身之处”,偶遇唐成,一脸欢容的关关在说到这些时,言语虽然淡泊豁达,但眉眼间的失意却是怎么都掩饰不住的。“后来也不知怎的心思一动就到了这里,我来的也有些时候了,倒是阿成你怎么也到了这里?跟着关关一起的依旧是在扬州的那个小丫鬟。主子说话时,她就双眼亮晶晶的看着唐成,及至唐成瞟过来看她时,小丫鬟眼神儿虽然没躲,但脸上却悄然起了一层晕红。

    “既然你到了山南东道,怎么不去金州找我?”,唐成佯做生气道:“这可不是朋友之道”。

    唐成这话听得关关心里暖暖地,又隐隐的有些心酸,“金州毕竟有些不便。毕竟有马别驾……在呢”。

    这话关关说的虽淡,唐成却是明白她地意思,关关并非不想到金州,只是顾忌着地头蛇马别驾,也不愿给他惹麻烦。

    朋友之间的这种相互体谅本就是彼此心照无需多言之事,若是说的多了,反而倒显的生份。是以闻言之后唐成也没再就此深说,笑着道:“马别驾已经辞官致仕了,我也调到了道衙。这样看来你先至道城反是显得有先见之明了”。

    “真的?”,关关一笑之间妩媚尽显,引得两边的路人频频往这边张望,“这感情好!”。

    说到这里,唐成才想起忘了给双方绍介,“关关,这是我好友襄州孟浩然;浩然,这位是我好友关关姑娘”。

    “好友?”,唐成的这个介绍着实让孟浩然吃了一惊。不过他毕竟不是俗人。是以也没多说什么,与关关见了个士子之礼。

    关关福身还礼时。前面一个力工模样的人走了过来,与他一起的还有另外几个同样打扮地,手里推着车,上面装着的正是芬芳浓郁的花泥,除此之外旁边还跟着两辆马车,沉甸甸的也不知拉着什么。

    “阿成你住哪儿?我晚上寻你说话去”,听唐成报了地址后,手头上有事儿的关关也没再多留,向两人笑笑后引着那群力工告辞去了。

    “阿成这称呼倒是顺口,我便也这样叫你了”,目送关关走远之后,转过身来继续往道学而去的孟浩然笑着道:“阿成,你这个朋友好特别”。

    “特别?有什么好特别的?”。

    “绍介一个如花似玉的妙龄女子为好友,这还不特别?”。

    “你说的是这个”,唐成边走边不以为意地笑着道:“你我能成好友,为什么我与关关就不能?交友贵在知心,是男是女又有什么关系?”。

    这时代男女之间的关系有很多种,但这很多种关系里面却并不包括朋友。见唐成说的理直气壮,一副天经地义的样子,孟浩然愣了愣后畅怀一笑道:“此言大善,阿成豁达,倒是我拘泥着象了”。

    两人说笑着,不一会儿的功夫便到了位于城中最西北角的道学。广阔连绵的建筑群,葱葱郁郁的树木,身穿青矜团衫儒服的士子夹着书册穿行在红窗青瓦白墙之间,还有空气中弥漫着地淡淡书香,眼前这一切都使唐成有重回后世大学地感觉,不同的是眼前地校园更富有古拙的诗意。

    道学门口,孟浩然驻足门楣上悬挂的匾额的看了片刻后,侧过身来笑着向唐成道:“阿成,你可识得这是谁家笔法?”。

    “孟少兄要考我?”,这大门上的匾额上除了那几个大字外并无题款,虽无题款,但经过两年不懈的锻炼之后,唐成于“书”上的造诣再也非昔日吴下阿蒙。细看了一会儿后笑说道:“字里金生,行间玉润而法则温雅,这笔字甚得王逸少神韵,定是出自褚河南之手无疑”。

    逸少乃王羲之地字,至于褚河南则是初唐贞观时玄宗皇帝的宠臣褚遂良,因其高宗时曾受封为河南郡公。是以时人多以褚河南称之,乃是与欧阳询、虞世南、薛稷并称的初唐四大书家之

    “倒不是我要考你,只是若有外州士子进道学时,必遭此问,便是今日我不问你,异日也会有你的道学同窗考校”,孟浩然再次抬头看了看那匾额,“阿成好眼力,一入此门。金榜可期,恭喜了!”。

    “这也未必,凭孟少兄如此诗才。若要进这道学岂非是易如反掌之事”。

    “一州之内,一年之中道学给出的名额不过十数人而已,便是这十余名额还是各科分而享之,易如反掌,谈何容易呀!唐兄今日得入此门,不知当令本道多少学子羡煞”,言至此处,孟浩然也不待唐成再说什么,伸手一推他道:“快进去吧。我在外边等你”。

    唯有进了道学才有可能获得“乡贡生”的资格,而乡贡生资格又是参加礼部试地前提,其竞争之烈自不待言,想到这情况,再想想历史记载中孟浩然直到四十岁时才第一次往长安应试,唐成自然能理解他说这番话的心情了。

    几乎是想到此事的同时,唐成心里已有了打算,只是依他的习惯,事情没做之前也不喜欢多说什么。是以闻言后点了点头,自进道学里去了。

    道学里的这个学监却没有金州州学的刘学监那么好相与,其实自打唐成进来时,他脸色就不好,此刻再看到这份大有来历的“荐转书”后,脸色更是黑了不少,搞得唐成莫名所以,不知怎么着就得罪了这位素未谋面的韩学监。

    直到开始填写自己的履历,韩学监看到唐成那一笔漂亮地八分楷。脸色才温和了些。手续办完后。唐成正式被编入了道学明经科甲班。

    对于唐成这样的明经科学子而言,村学、县学打基础。重视章句的基本功;州学则是初步教授辩经地方法,而眼前这更高一层次的道学则是重在申经与析经。学生的情况不同,三个不同层次学校的授课方法也就大有不同。譬如这道学中的明经科就是每十日由五经博士集中授一次课,专讲各家析经之法及当前经学界的辩经热点。而学生则是每月考校一回,其余时间则是以学子自学为主。

    听到这个消息,唐成实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却不成想他这高兴却让脸色刚刚缓和些的韩学监脸色又沉了下来。

    “既入道学便不得存有浮浪冶游之心,平日里当自知勤力用功,否则每月一次的考校上自有让你难堪之处,另外,无论是析经还是考校,连续三次,累积五次未到者一律开革,考校连续五次为丁等者也依此例,你可记住了”,韩学监沉着脸说完这些后,再次看了看唐成地穿着,皱着眉头道:“遵先圣遗教,凡我道学学子一律需着青矜儒服,儒服服麻,绫罗绸缎实是不宜,下回记住了”。

    至此唐成才明白这韩学监为何一见他就没好脸色,原来问题却是出在衣服上,既是校规这也没什么好说,再者他此时也算看出来了,这个学监就是那种最重道统的古板先生,倒并非对他有什么特定的恶感,是以唐成对此人虽不喜欢,但也说不上讨厌,点头之后便转身出去了。

    走出学监房,办完事的唐成这才注意到学监房外的墙壁上贴着一张文告,上面写的却是一则文会的消息。

    看到这个唐成留了心,这也是他此来道城前严老夫子一再交代的事情,着他到道学之后要广泛的参与文会,如果说以前参加文会目地在于学习观摩,甚或是单纯的看热闹的话,那现在参与文会就有了明确的目的----扬名。

    一入道学,就等于进入了科考的冲刺阶段,因唐代改卷时特殊地不糊名制度,这就要求学子们先求名,后科举。由此就使得行卷之风大起。而要求名,便需早着手,等天下各道大批士子都涌到长安后,那可就更晚了。

    由是,求名本身也就成了科举的一部分,要科举先扬名。而要扬名,从进道学的第一天开始就得上心了。

    虽然此来道城前于东军曾许诺修路完成之后必保他一个“流外入流”,但唐成却从未想过要放弃科举,一则是因为这事现在还没个准点儿;再则也因为以“吏干”进身在官场里面易遭歧视,升迁极难,这一出身地往往都是沉沦下僚。譬如郧溪县衙里地赵老虎及自尽而死的姚主簿就是显例。

    对于正自追求理想地唐成而言,非到万不得已,吏干这条路还是不走的好。

    说来也巧,这文会的时间就定在今日。抬头看了看天色后,唐成加快脚步往外走去,这要是赶的快。还正好就能跟上。

    到了道学门口跟孟浩然一说之后,同为读书士子的他也大感兴趣,但让唐成郁闷的是在道学门口等了许久,竟然就不见一辆行脚儿。

    不要的时候一辆辆过去,想雇的时候等死不来,这唐朝的行脚儿还真跟后世地出租一个德行。眼瞅着时间一点点过去,正在唐成发狠要步走过去时,却听一阵儿马蹄之声响起,却是两人来时在大街上遇着的那几个慕胡女到了。

    看到马。唐成眼前一亮,这时节也顾不得孟浩然开始时告诫的话,迈步便向其中那个在街上曾向他招手地女子走去。

    “且是还得等些时候才能散学,咱们来的太早了”,几人中身量最为高挑明艳的少女话刚说到这里,见众姐妹都含笑看着她身后,顿时一牵马缰转过身来。

    “我二人有急事要往何园参加文会,因雇不到行脚儿,且暂借几位的香驹一用如何?”。

    “姐姐们。我没说错吧,他俩一看就是道学里的呆头鹅”,高挑少女的话引得四女齐笑,跨坐在马上的她们这一笑起来,还真有些花枝乱颤的味道,面对唐成的这少女笑容都未收尽,已是故意瞪起圆溜溜地大眼睛向唐成道:“兀那呆鹅,既知是香驹,岂是好借的?”。

    “噢。借不得?那租着总成吧”。

    “租?”。一听到这个字,几女先是一愣。似是想不到有人会跟她们说这等话,愣过之后,几女相视之间眼睛一阵乱眨,最终还是由高挑少女道:“你租得起?”。

    “开价”,唐成这会儿有事,要不然还真不介意跟这几个活力四射的美少女斗斗嘴,真空装,多养眼哪!“快着点儿啊,赶时间”。

    “雕胡帽,吉莫靴……”,你一言我一语,四女唧唧喳喳之间就报出一大堆东西来,好家伙!她们报出来的这些东西若买齐了的话,至少也得七八十贯,而雇个行脚儿过去的话,怕是连七十文钱都不用,这样算起来两边的差价不下百来倍。

    等几女都报完之后,那身量最为高挑的女子驱马围着唐成绕起了圈子,“呆鹅,价你也听到了,还租不租?快说,姐妹们也赶时间!”,她这句并不好笑的话一出口,几个女子又是一阵乱笑。

    叔可忍,婶儿不可忍!本来以唐成地脾性断然干不出这等冤大头的事情来,但今天这情况实在特殊,既赶时间,又被这几个活力四射的女子绊发了心性,加之以他如今的身家还真不在乎这七八十贯钱,是以唐成竟难得的露出了少年轻狂的一面。

    “成交”,唐成点头之后笑着道:“不过,既然租金这么贵,那就断没有再让我们自己驱马的道理,马夫总得配一个吧”。

    话刚说完,唐成一扣马鞍,人已利索的上了那高挑少女的马后。

    笑声戛然而止,那高挑女子正待有所动作时,就听唐成轻笑道:“怎么,不敢了?”。

    “谁说我不敢?”,高挑女子脸上带着一抹羞红恶狠狠道。

    “好”,唐成赞了一声,扭头向有些看傻了地孟浩然道:“孟少兄,美人香驹,何其难得,还不快上马!”。

    孟浩然终究还是没有唐成这么脸厚,好歹由另两女共骑给他腾出一匹马后,几人这才动身。

    那身量高挑地女子脸上的羞红自打泛起后就没消过,策马加速时更是故意使坏地狠狠抽了一鞭子,想借着冲劲儿就此把唐成给摔下去。

    自打经过两次扬州之行,唐成如今的马术虽然算不上多好,但要应付这个也是绰绰有余,身子只是往后仰了仰,坐稳之后的他已顺势抱住了高挑女子的腰。

    “你……”。

    “我怎么……”,唐成闻言轻笑道:“你要是不敢,便与你那姐妹共乘一骑就是”。

    “谁不敢,孙子才不敢”,女子紧咬着嘴唇又狠狠抽了一鞭。

    其间这女子再不说话,只是手上小动作不断,折腾着马儿或快或慢,中间甚至还跳了几次,无奈她的这些小动作根本摔不下搂着她腰肢的唐成去,且是她越折腾的厉害,反而被唐成搂的越紧。

    “小妹妹啊,哥哥告诉你,像眼前这般情况,你越是折腾我可越是欢喜”,眼前这般景象使得唐成油然想起了后世那段轻狂放浪的生活,说到这里时扭头向并肩而行的孟浩然哈哈笑道:“怀中美人如玉,胯下香驹如龙,人如玉马如龙,花日正春风,孟少兄,这八十贯花的值,痛快!”。

    一路到了何园门口,唐成跳下马后,从袖中数出八十贯飞钱往那高挑少女手中一塞,拉起孟浩然就向里面跑去。

    见他二人身上的团衫儒服,何园下人也没阻挡,两人沿着麻石小径直入园子正中时,便见围绕着院中小亭处的草地上安放着不下三二十张小几,上面笔墨纸砚皆备,许多穿着青矜儒服的士子或坐或站的在寻摘诗思,间或有人诗成之后便寻着最近的小几录下,由童子送入亭中。

    见到这一幕,唐成舒了口气,来的虽然有些晚了,但毕竟还不算太晚。

    招手唤过童子问清诗题之后,唐成向孟浩然微微一笑道:“少兄,请”。

如果您觉得《唐朝公务员》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s://www.rzlib.net/b/0/184/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
新书推荐:废土崛起 逆流纯真年代 龙王传说 大文豪 我是至尊 超神机械师 大魏宫廷 逍遥小书生 天唐锦绣 道君 大宋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