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章 唐成这样的人太少了〈求月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
    “没事,真的没事。生意?那有那么多生意啊,这次就是专为答谢列位对本司的支持,因设此宴。没生意打不起精神?赵兄,本司虽然没组织生意,但今天到的可都是本道大商家,大家自己之间也可以互通有无嘛,这不就是生意?好好好,请,里边请”。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随着一辆辆华贵的马车驶来,唐成俨然化身成了一只陀螺,与关关一起不断的寒暄,绍介,嘴里翻来覆去说的最多的就是上面几句。

    近半个时辰的迎客寒暄下来,唐成直觉全身是腰酸背疼腿抽筋,嗓子都开始冒青烟了,尤其是两颊上的肉因为笑的太多,都有些木了。

    正在唐成忙里偷闲的抽空活动腿脚时,又一辆双大食名驹拉着的全楠木马车到了。

    “人都说宴会时候到的最晚的就是身价最高的,这话果然半点不假”,见到这辆马车,唐成笑着迎了上去,“周兄,你来的何其晚也!”。

    “就这还是紧赶慢赶的”,跟着周钧从车里下来的还有一个襄州的香料商,为两人介绍过后,周钧笑着问道:“距离上次金州之会没多少时候吧,阿成又有什么好生意了?”。

    “怎么一见面都是这句”,唐成苦笑着摇了摇头,复又将那番话说了一遍。眼瞅着人也到得差不多了,唐成向同在门口迎客的关关交代了一声后,便亲陪着周钧向院内走去。

    刚进大门没多久,便见那同行的香料商动了动鼻子,一脸讶色道:“鸡舌香?”。

    唐成笑答道:“金兄好眼力,园子里用的熏香正是来自南诏的上品鸡舌香”。

    周钧豪富出身,自然知道这鸡舌香乃是熏香中最为名贵的一种,其价值恰似绸缎绫罗中的单丝罗。说一句寸香寸金也不为过。“这家大雅至正园好大地手笔!”。

    “你们谁不是万贯家财。平日养尊处优惯了地。我敢怠慢?”,唐成嘴里笑说着,心下却是颇有几分自得,“屋里看看吧,大雅至正园别地不敢说。若论环境布设之考究,道城第一这四个字尽是当得起”。

    走进阔大的正厅,周钧刚一进门便觉得眼前一片光辉灿烂,别的不说,单是厅中那八架九龙闹海的大型灯树,一看其精致的做工便知乃是出自帝都将作监中地精品,就不说这八架灯树值多少钱,单是灯树上那一支支大放光明的红烛。便已先为整个大厅彰显出一片华贵的气象。

    “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这是中唐时的一首名诗,诗从侧面写出了彼时蜡烛的珍贵,“日暮汉宫传蜡烛”,唐诗里素好“以汉代唐”,在唐时,在当下,蜡烛极为珍贵,日常里能用得起的多是王公贵盛之家。普通百姓除了在洞房花烛的喜日子之外,平日里根本无力问津。而眼下这正厅里,八架灯树上几十近百点的光芒竟然点地全是蜡烛。只此一点便已先声夺人。

    跟烟气极大且又昏暗的油灯比起来。蜡烛的光芒明亮而稳定,正是这八架灯树将整个大厅照耀地亮如白昼。而明亮的烛光及三转的走马灯又将屋内各样器具的精美加倍的呈现出来,看着眼前的这一切,那金姓香料商啧啧赞叹的同时,周钧也轻轻的点了点头,唐成所言却非虚妄,这大雅至正园别说是道城第一,这般的环境布置便是搬到帝京长安,也是能排的上号地好地方。

    与这豪美华奢地环境相衬的是,厅中地男客们皆是大腹便便,一身的珠光宝气,而在其间作陪应酬的女子们也是衣衫精美,最难得的是这些妙龄女子容貌虽然不一,但她们身上却无一例外的透出温婉**的仕女气度。

    豪商云集,仕女风流,大厅里的一切悄然营造出一种莫可名状的气氛,直使周钧感觉自己似是一脚迈进了一个不同的世界,与外面,与平时生活中截然不同的世界。

    “二位,请吧”,唐成话刚出口,厅中已有人注意到他们,当下便有商贾前来寒暄见礼。

    这些人与周钧见礼过后,几乎无一例外的向唐成打探起他怎么就找了这么个好地方。

    “唐书记,亮个实底吧,这大雅至正园的老板究竟是谁?好大的手笔呀”。

    “是,段兄说的好,这地方每一件器具从大到小,竟然样样件件都是个中极品!以前也觉得隔壁柳林坊的月明楼气派,但今晚再一看这大雅至正园,月明楼还真是不行了”。

    “这是好事嘛,再遇着三都或者是江南商户来谈经济营生的时候,咱总算不用犯愁往那里安置了,他娘的,想想以前,脸面上还真是不好看”。

    这黄姓商贾此言一出,顿时引得附和声一片,山南东道毕竟荒僻,比之三都及江南地方确实是差了一些,这种综合性的差距反映在各个方面,譬如接待之所就是其中一例,往日里那些三都及江南来的商贾们为此没少表现出优越感来,只把本道商贾们郁闷的够呛,大家都是有钱人,有钱人讲究的可不就是这个。

    你一言我一语的非议了好一阵儿三都及江南客商们后,众商贾慢慢就将眼神集中到了唐成身上。

    “列位,此处大雅至正园的老板便是适才在门口迎客的关关姑娘”,见众人面有不信之色,唐成无奈的笑了笑道:“说起来,这位关关与某份属姊弟,今后还望列位看在我的面上,能多多惠顾本园”。

    他这句话一出,顿时引得众人轰然一笑,“难怪”之声四下而起。

    笑着向众人拱手还礼之后,唐成复又大声道:“凡今晚受邀之宾客,人人可得玉牌一面,上面详细写有诸位的姓名及籍贯,凡持此牌者。无论何时前来皆有优先定座之权。一应花销尽减二成结算。除此之外。便是诸位在道城一时手头或有不便,凭牌也可在园中柜上借支飞票若干”

    唐成说到这里时,下面已有叫好声响起。

    “此牌本园仅制有百五十面,除此百五十面之外概不再刻发,丢失不补”。言至此处,唐成呵呵一笑道:“也就是说,整个山南东道仅有百五十人可持有此牌,诸位位列其中,这玉牌还请妥善保管为好”。

    说完之后,随着唐成一击掌,早有人将准备好的托盘送上,托盘内红绸上放置的便是一面面翠绿如湖水般的玉牌。一一分发下去后,诸商贾们便见这玉牌的正面写有自己的名字,籍贯。而在反面则刻有一个特定地数字,不消说这便是特别提款权了。

    且不说这面玉牌能带来地便利,单是以上品翡翠雕成地玉牌本身就已价值不菲,但让这些豪商们最在意的还是那“百五十面”背后所代表的东西,今晚能到这里的都是身家巨富,他们不缺钱,缺乏的恰是限量玉牌背后所代表地身份认同,大雅至正园注定会成为道城最为华贵的消闲会客之所在,而能在这般地方拥有这样一面代表特定身份的玉牌,这份子优越感才是最合商贾们脾胃的。

    其实。这恰与后世的那些顶级VIP金卡是一样的道理。拥有金卡本身代表着的就是成功者的身份证明,而与后世那些知名巨商不同地是。唐朝的商贾们社会地位更低,由此他们渴望身份认同的盼望就愈强烈。而唐成地这个措施,可谓是正击中了他们这种特定的心理。

    “阿成,你的心思实在是太多了”,周钧将手中玉牌收入怀中时,叹声向唐成笑道:“我自忖不是个俗人,但看着这玉牌却也心动,兵法有云:攻心者为上,阿成啊,你把这个都用到经济营生上来了,由不得不佩服啊”。

    “那有周兄你说的这么邪乎,不过就是为方便大家罢了”,一脸笑容灿烂的唐成正准备往下说时,外面疾步走进来一个下人凑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什么。

    掩饰不住脸上喜色的唐成听下人说完后,两声响亮的击掌,待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他身上后,缓声道:“诚邀列位与我同往恭迎尊客”。连大漆器商周钧进来时,唐成也只是陪他进来而已,此时再一听这话,众商贾疑惑不已,本道还有那个商贾比周钧更有影响力不成?“尊客?”,“客人是谁?”。

    迎着那一双双疑惑探究的眼神,唐成缓慢而清晰的道:“这位尊客便是本道观察使于大人”。

    说完之后,唐成也没再等,向身边愕然发愣地周钧道:“周兄,请”。

    “观察使大人?”。

    “我没听错吧,唐书记说地是本道观察使大人?”。

    “应该没错吧,我听的也是啊”

    “这……这是真地……”。

    “快走吧,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
新书推荐:废土崛起 逆流纯真年代 龙王传说 大文豪 我是至尊 超神机械师 大魏宫廷 逍遥小书生 天唐锦绣 道君 大宋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