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八十七章 他是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
    承六朝之余绪,隋唐间的高门大族虽然再难像魏晋六朝时那样风光无限,但门阀势力依然不可小觑。譬如《氏族志》里公推为天下高门第一的清河崔氏,以及与之并称为四大世家的河北卢氏、李氏及郑氏。

    与地处河北道的崔卢李郑四家一样,京兆韦氏也是自大唐定鼎以来便甚为显赫的高门巨族,虽然在士林及民众的口碑中,韦氏远不及四姓,但若单论在政治上影响力的话,则四姓拍马也难及韦氏一族。

    从高祖太原兴兵反隋之始,便多有韦氏族人追随其中,此后近百年间,身为地头蛇的京兆韦氏一族便显宦迭出,尤其是在这一代韦家女子入主后宫之后,京兆韦氏更是煊赫鼎盛到了极点。

    毕竟是天子脚下、首善之区的子民,又因着唐朝的开放,也没个言禁、文字狱啥的,所以唐时长安城里的百姓就有了跟后世北京人一样的爱好,喜欢琢磨打听并议论朝廷里的军国大事。这不,这两天正赶上初一、十五定例举行的大朝会,朝会过后让长安百姓们打听议论最多的就是那道尽撤御林军左右卫四大将的诏书。

    原有的四将悉数被撤,而顶替上的四人中有两个姓韦,一个姓武,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情嘛。如今漫京城里的人谁不知道自打去年废太子发动宫变杀了武三思之后,韦皇后就已尽收武氏势力,成了名副其实的“韦、武集团”首领。至于这四个人里还有一个姓高的,那也不过是遮人眼目罢了,这位高大人可是皇后娘娘的铁杆亲信。

    还是在去年武三思死后,韦后的从兄韦温就入主了政事堂,再然后皇城各部寺监被韦族人把持的就越来越多,眼下可好,韦皇后连御林军也没放过,完成这一次极其重要的安插后。不论是文还是武,可都被皇后娘娘紧紧攥在手心里了。

    对于韦族的窜起以及这道诏书内容本身,长安百姓们倒没大惊小怪,有啥好大惊小怪的?咱好歹也是经过前朝则天皇后事的,什么没经见过?当今韦皇后玩儿地这一套不过是东施效颦罢了,要论说起来。本朝简直就是个前朝的翻版,一切的一切都没什么新鲜玩意儿!实在非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当今的皇帝陛下比之他老子高宗皇帝还要懦弱。

    毕竟前朝里高宗皇帝还活着的时候,先皇后武则天那么厉害地女人也没敢明着偷汉子;现如今的皇帝可好,韦皇后偷人都偷的尽人皆知了,他还能若无其事的陪着皇后及那野汉子说笑,也不知他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总而言之,绿帽子戴的那叫一个乐意舒坦。

    说起来。咱这位天子陛下最搞笑的还在于他能容忍老婆偷人,却忍受不了别人说他老婆偷人,就为这个。告发皇后秽乱后宫的御史及官吏们已死了三个,其中两个是当廷乱杖打死,还有一个是被活活摔死的。

    据说方今天子当年被贬居房州的十四年中,每次听到长安有使者到时都以为是来母皇派来赐死他地,是以每次都吓得面色惨白啼哭不已,后来因不堪忍受这巨大的心理压力竟萌生出求死的念头来,全仗着韦皇后善加安慰,才使他好歹把十四年地流放幽居生涯给撑了下来。皇帝是这么个懦弱性子,长安百姓对天子能突然振作已不抱任何希望。日常里议论最多的总是猜想着韦皇后能不能顺利走完婆婆的老路。大唐会不会再出第二个女皇帝。

    除此之外,这次大朝会之后,百姓们新增加的一个议论热点就是韦播四人,议论什么呢?议论来议论去都说皇后娘娘实在是有些扯蛋的很,你要牢牢攥住御林军这好理解,但是好歹派几个像样的过来呀,这四个人里何曾有一个知兵的?就韦氏兄弟那骑马都非得是温顺母马的货色,能统带住桀骜不驯的御林?

    这样地话题固然是给议论地人增添了许多茶余饭后消遣地乐趣。但听在当事人耳朵里可就全然不是个味儿了。手握着一根镶金错玉地小牛皮马鞭。韦播静静地听着下人学说坊间里地议论。白净脸上看着很是平静。但是他那攥着马鞭子地发白地手却暴露出了他地心情。

    当下人提到坊间正在热议三年前坠马地那件旧事时。这些日子一直在极力塑造沉稳气度地韦播再也忍不住了。“啪”地一声脆响里。那根乌黑地马鞭子已在下人脸上狠狠地抽了一记。“滚!”。

    下人捧着渗血地脸一溜烟儿地去了。韦播手里地马鞭子随后便如同雨点般着落在帅房内。直到将一间好好地屋子抽地纸张乱飞。桌椅歪斜后这才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

    贱货。都他妈是贱货。这些个对他阳奉阴违地御林军兵将是贱货。他能看出来他们眼神儿里对自己地轻视。从将佐到普通士兵都是;那些个坊间议论他地百姓也是贱货。都已经是三年前地旧事了。还值当得现在翻起来又说;还有族里地那些个堂兄弟们也是贱货。他们分明是眼红。直恨不得自己办砸了这差事。然后给他们腾出位置来。

    贱货。一群贱货。老子抽死你们!

    眼见韦播大发雷霆。有刚才那个下人地例子在。他随身地护卫及长随没有一个敢上来凑热闹地。都趁着机会偷偷地溜出去躲了起来。至于那些个当值地御林军校尉就更不用说了。眼观鼻。鼻观心地突然就成了聋子和哑巴。唯有从微微翘起地嘴角上才勉强能看出一些端倪来。

    便在这时,却有一个人闯进了韦播的房中,“滚出去”,看都没看,韦播吼出声的同时,手里的鞭子已带着一声尖啸抽了过去。

    这一鞭子落了空,随即便听到一个颇为清朗的声音响起道:“五哥,怎么就发这么大脾气?”。

    “老七,你怎么来了?”,看清楚来人后。韦播收了正欲再次抽出的鞭子,没好气儿的道:“三叔走了?”。

    “走了”,韦播口中的老七正是与他一起被派到御林军中的韦,在韦家这一辈兄弟中行七。在一片凌乱中拎出一张胡凳坐下后,韦嘿嘿一笑道:“今个儿五哥好彩头,三叔没到你这儿来。可怜弟弟我就惨了。被三叔拎住足足训了不下两个时辰,现在腰还是疼的”。

    见到韦地一脸苦相,韦播一笑之间心情好了不少,“三叔也真是,你我兄弟眼瞅着都是满四十的人了,他还跟训孙子一样三天两头的耳提面命。也不怕别人看了笑话”,说到看笑话,韦播脸色就又沉了下来,“老爷子今个儿又说啥了?”。

    “还不是那老一套。讲统军,讲兵法。只不过跟以往不同的是,老爷子今天走的时候还给留了课业。五哥你猜猜是啥?“。

    “留课业?”,韦播闻言真有些哭笑不得了,“别卖关子,赶紧说”。

    “《史记》里边的《李广传》,三叔要咱们结合上任之后地统军体验再来读这个,三天之后他是要考问心得的”。

    一听到《李广传》这几个字,韦播胸中的郁积再也忍不住的爆发了,“又是《李广传》,又是要对手下将士解衣衣之。推食食之,老七,自打咱们进这御林军大营就开始这么做,这几天装三孙子装的我脸都笑烂了,可是你看看那些个吃糠的丘八们可有一个感动的?三叔还要我们怎么样?难道非得让咱们也去跟那些个丘八们睡一间营房,吃同一锅饭,然后再去给他们舔舔疮才行?”。

    听韦播说到舔疮,韦一脸抽搐的插话道:“五哥,你可真够恶心的”。

    “恶心?李广就是这么干地。这也是三叔想让咱们干的”,韦播今天的火气实在是很冲。

    “何至于如此”,韦见韦播火气太大,遂轻声笑了笑道:“五哥,消消气儿,就是三叔嗦了些,终归还是为了咱们好?这一节上需得先辩明白了”。

    嘴里说着,韦已站起身捞了一个胡凳将韦播按着坐下,“这次皇后娘娘能从族里把你我选出来出掌御林军。这份子看重不用弟弟说你也明白。往小了说是咱们地面子和以后的前程。往大里就是宗族国运,不管是从那一头儿去想。咱们都得把这趟差事给美美的办下来。但虽说你我兄弟身上袭着武爵,但谁也没真个带过兵,三叔是老行伍,若不是他年龄太大,只怕这差事也轮不着咱们。他说的准错不了。再想想那李广,可不就是名将?”。

    能在这时候被选出来出掌御林军,即便是任人唯亲的结果,那韦播也不至于太差,虽然脾气暴躁了些,但人却不蠢,随着韦所说,他的脸色固然是依旧很差,但整个人却安静了下来。

    见状,韦趁热打铁道:“五哥你也别灰心,依着我想来,倒不是咱们的方法错了,只不过到营时间太短。解衣推食的怀柔本就是个水磨功夫,只要咱们能坚持下去,十天不行二十天,一个月不行两个月,还怕这群丘八粗人不归心过来?”。

    “你个老七呀!”,伸手在韦胳膊上重重一拍,韦播站起身来,“我也不是说就不听三叔的,只是想着天天憋着脾气地日子就闷气”。

    “闷气就出去转转”,嘴里笑说着话,韦已当先推开了房门,“五哥还记得前几天的事情不?走,弟弟陪你看看今个儿又有什么动静了”。

    兄弟两人换过常服后打马出营,没过多久转入朱雀大街后就渐次到了城中最为繁华的所在。

    韦播及韦对路边的热闹丝毫不上心,而是径直奔着城内最大的十字路口而去,这个十字路上北接皇城,南接明德门,西接达官显贵聚集的道政坊,东邻整个长安最为繁华的东西两市,可谓是整个帝都的焦点所在。

    远远的还没到十字路口时,韦播就已向路口东面儿最高地那栋木制楼阁看去,无奈隔的距离太远,他虽然能看清楚楼阁外挂的那幅巨大布幕,但布幕上的内容却是看不清楚。

    又往前走了一会儿后。韦播就听到身边的七弟韦哈哈大笑声道:“变了,果然又变了!原来是她,五哥,这让满城人猜了好几天地女子原来就是扬州快活楼的头牌清倌人七织。她到京城了”。

    这时韦播已然能够看清楚那布幕上的字,可不是嘛,在那块儿十里地开外都能清清楚楚看到的布幕上。除了那个曼妙无比地仕女背影图不变外,图下面斗大地黑字比之昨天又发生了变化。

    说起来也是日怪,就在几天前,这栋高楼外面突然就挂起了这么一副近三层楼高地布幔,几乎将一半儿地楼宇都给包了起来,嘿,高楼穿上了衣裳,这本身就已经够惹眼的了,更惹眼的是这幅硕大无比的布幔上竟然还绘有一副宫装仕女的背影图。

    看得出来。制造这个古怪布幔的人明显是下了血本,他请来绘制这幅仕女图的画师绝是个名家高手无疑,虽然只是背影。却将那曼妙曲线,婀娜身姿的美态刻画地淋漓尽致,以至于看到这个背影的人不约而同的都生出个想法来----一个背影都已有如此美态,那她地容貌长相又该是何等的倾城国色?她是谁?

    是啊,她是谁?这三个字也就是布幔挂起后第一天,那副仕女背影图下仅有的三个字----她是谁?

    天地良心,长安城里怪事虽多,但像这样在繁华闹市里凭空挂出这么大一副布幔的事情可还真是开天辟地第一遭。更别说这幅布幔上还画有这么个背影美女,一时之间。布幔一出顿时引得无数路人围观。人们热切议论这到底是那个疯子吃饱撑的浪费这么多布帛的同时,也免不得纷纷猜度那背影仕女若是转过头来后该是怎样的一幅容貌。

    当然,也有那一等心急的看到布幔下的三个字后破口大骂,灰孙子地,什么玩意儿!你既然糟蹋那么多布帛搞出这等大阵仗来,好歹也给个透个底儿啊,卖什么鸟关子!

    她是谁?操你八辈祖宗,你问我,老子问谁去。

    毕竟是开天辟地的第一遭。这块布幔在长安最繁华的地方这么往出一挂之后,惊诧莫名的有,好奇不解的有,津津有味猜度的有,愤然开骂的也有,但不管各色人等反应如何,一个共同的事实是:他们都被这块布幔,尤其是这块布幔上那个身姿曼妙的女子给吸引住了注意力,好奇之心人皆有之嘛。

    一传十。十传百。一天之内,不知有多少长安城内地百姓来看这超大型布幔引起的热闹。好歹等天色黑下来之后。高楼下的热闹才渐渐消退。

    第二天早晨,坊门开处,有人重新走上这繁华的十字路口再去看那块布幔时,才骇然发现布幔上的仕女背影图虽然没变,但图下面的字却悄然发生了变化,昨天的三个字此时已变成了十一个,除了新增的“国色无双,艳倾江南”八个字之外,不变的依旧是最后地那三个字----她是谁?

    唐时地人什么时候经过这样的广告撩拨?对于一点广告免疫力都没有地他们来说,布幔上整了这么一出儿后,这好奇心就愈发被吊的高了,他娘的,要是知道这副背影图的画工究竟是谁的话,不定得有多少人冲过去把他薅出来,好生说说这女子到底是长的怎样一个国色倾城法。

    由是,就有心急的闲汉跑到那原本是酒肆的高楼去探问,想整出点消息来,结果让他们大感失望的是,往日里热热闹闹的酒肆居然屋内紧锁,别说找人探问了,就是进都进不去。

    他娘的,你狠,老子更狠。

    当下就有人到京兆衙门说理去了,想请衙门出面把这幅惊世骇俗的布幔给摘了,结果衙门中人闻言却是爱理不理的,问急了之后猛然撂出一句来:“《大唐律疏》中哪一条哪一款写过不许人在楼外挂布幔的?它是妨着你走道儿,还是碍着你吃饭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
新书推荐:废土崛起 逆流纯真年代 龙王传说 大文豪 我是至尊 超神机械师 大魏宫廷 逍遥小书生 天唐锦绣 道君 大宋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