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二百三十八章 好处嘛不仅有,而且很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
    农一口气跑到距离最近的第一级梯田,站在石头垒成))7静静的看着这块半月型的田土。专业提供手机电子电子下载

    多平整的田哪!有外面砌着的石头坝子挡着,就是下再大的雨也冲不走田里的土了,坡地最怕的就是大雨,一场大雨下来地里就要薄上一层,雨水不仅冲走了土也带走了肥,饶是庄户人怎么精心务弄,坡地的瘠薄与地力的瘦弱是无法从根本上加以改变的,人还能抗得过天老爷?

    静静的看了一会儿后李农蹲身下来,也不顾地里的土早已冻的冰凉,双手搓弄着插进了平田里,这土显然是新移过来的,近来天又没下雨,所以梯田里松乎乎的,一手下去能伸进去老深,在这么软乎的地里种庄稼,苗子得长多快?使劲将手里的土搓弄了几把后,李农两只手就开始刨弄起来,又挖又扒了好一会儿,直到翻出一个小臂深的土坑后才停手。

    “看看坝子就知道了,这田怎么算也有一牛腿深,这么厚的田,能蓄多少雨水多少肥?要是再垫上一层场院里铲出的浮土,庄稼苗子非得长疯了不可”,在李农身边蹲下来的是另一个跟上来的老农,这老农像李农刚才做过的一样伸手在地里捻弄着,“老哥,这是好地,正儿八经的上等好地”。

    “好地,是好地……”,双手习惯性的将梯田里的一块团土捏碎后再撒回去,低声答应了一句的李农莫名就觉得眼眶眶里有些泛酸。

    此时,唐成也陪着贾都尉走到了梯田边,看了看满脸兴奋蹲在田边的那些农户后,他脸上的笑容益生动起来,“都尉大人要是对这梯田也不满意,那本县可就实在是没办法了”。

    都说人力有时而穷,但眼前这一面坡的整齐梯田却是人力胜天的显证,面对这从不曾见过的物事,贾都尉或许是刚才太过震惊以至于没听清唐成的话,此时将目光从上面几级的梯田上收回来后猛然问道:“水怎么办?”。

    “我昨天问过这些老农,龙门县其实并不缺雨水。此外本县山多水也多,凡靠近河流溪流的坡地皆可架设高转筒车引水上山以解旱时之需”,唐成伸手指了指那些木匠后胸有成竹的继续道:“若有不近水源的也好办,在山坡地势较高处开挖塘就是,这塘尽可以挖的大些将小股山泉及平日的雨水蓄积其中,待天旱时开闸以沟渠灌溉下面的梯田就是,水大水小皆可调节,倒比一味将田亩收成寄托于天强的多了”。

    唐成这话恰被距离他们不远的几个老农听到了,当下就有一人忍不住兴奋的高声赞道:“县令大人想的周全”。

    “地是好地,就是收拾起来太费力”。

    “都尉大人若是能多想想后面的收益,那前面的辛劳也就算不得什么了,毕竟辛劳只是一时,受益却是十年数十年”,对贾都尉这句话唐成不过是一笑而已,“再则修筑梯田还有一宗大好处,建坝子用的石头皆是就近取自山中不需什么额外花费,唯一用的多的就是人力,但这一点对于天成军来说又有什么难的?锁阳关前无战事,军士们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来此给他们即将到来的家人修修梯田,如此既算是置办了产业,亦是对军士们最好的训练,一举两得之事都尉大人还不乐意?”。

    闻言。贾都尉地眉头猛然一跳。“你地意思是……现在就可以开始?”。

    “冬春之际正是整修田亩最好地时间。还有什么好等地?”。唐成哈哈一笑。“天成军两万余家属长途迁徙岂是容易地。从动身到抵达龙门县没有近半年地时间根本来不了。若是都尉手下地军士们手脚利索些干劲再足些。等他们家人到地时候三亩梯田是能修起来地。算算时间岂不正好赶上明年地秋种?”。

    “嗯。说得好”。再次将梯田从上到下看了一遍后。同样哈哈笑了起来地贾都尉转过身来一拍唐成地肩背。“好。唐县令果然守信。没让本都尉失望。天成军地根儿就算扎到龙门县了。劳烦唐大人尽快把安置本军家属地地方划出来。最多半月之后。本军第一批来修田地儿郎便能动身”。

    “此事好说。本县定不会亏待了贵军家属。地不仅划地好而且一定划地大。只要天成军士兵们能干。那在龙门县拥有地田亩数量至少也是他们关中老家地两倍以上。如此。都尉大人可还满意”。

    这时代里不管对于谁来说土地都是最大也是最让人放心地财富。天成军家属为什么要千里迁徙。除了家人团聚地因素之外。更重要地就是因为关中人多地少。朝廷授田不足地情况下这些家属生活实在艰难。唐成给出地这个承诺可谓是最对天成军地胃口。听地贾子兴脸上笑容大盛。抬手又是一巴掌拍在了唐成肩膀上。这时节什么“大人。明府”这样地官样称呼也不要了

    没信错你。老弟够意思!”。

    “好说好说”,唐成闻言嘿嘿一笑,“龙门县够意思,那贵军总不能忍心亏了本县吧?”。

    就此一句,贾子兴拍在唐成肩膀上的手“唰”的一下收了回去,脸上的开怀大笑也没了,两眼警惕的瞅着唐成,“唐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说实话这也不怪贾子兴反应过度,实在是经过上次白阳镇的谈判之后,唐成不肯吃亏的印象在他心里烙印太深,是以一听见这样的话头就由不得的犯紧张。

    “天成军那么多家属要来,地又要给的大给的好,偏偏这边军家属还是不纳田赋的,这也就是说龙门县衙给贵军做了好事,但衙门里却一点好处都得不着,这……也实在是说不过去吧”。

    一看到唐成开始满脸笑的说起绕弯子话,贾子兴眼神中的警惕之色就更浓了,“有话直说”。

    “取十抽一”,唐成笑眯眯的看着贾子兴,“本县可以给天成军家属多划地,但贵军每修成梯田十亩县衙将抽其中一亩入官田,抽那一亩由县衙做主,不足十亩亦以十亩计算。得十才抽一,都尉大人,本衙这要求不过份吧?”。

    “那就是说修十一亩梯田,你衙门就要抽两亩走?”。

    “为什么要修十一亩?贵军既然觉得不划算那就修够整数,你修二十亩本衙也是只抽两亩嘛”。

    取十抽一虽说不算轻,但天成军家属修起来的毕竟是不缴田赋的地,这样算起来唐成这个要求倒也算不得过分,再则贾子兴也是久任都尉的五品将领,见识上也知道合作双方若要长久,终归都得有些好处才成,他天成军虽不归属龙门县管辖,但军队家属却是在龙门地面上由人管着,现在扣的太狠的话以后受罪的还是天成军自己。想清楚这些后,贾子兴也没再提什么十五抽一的话,瞅着唐成肃容正色道:“一言为定”。

    跟肃容的贾子兴比起来,唐成笑的很舒心,“一言为定!”。

    军中出身的贾子兴是个急脾气,看过梯田也与唐成达成交易之后就不愿再多做停留,拱拱手后便带着护兵告辞而去。唐成正准备找那些农人木匠过来说话时,蓦然便听身后不远处一个声音笑着道:“一举数得,唐县令好算计,恭喜恭喜”。

    “杨宾客什么时候来的?”,唐成转过身看到的正是一脸含笑的杨缴,此人原是李重俊身边的亲信,任官太子宾客,是以有此称呼,“若无杨宾客短短时日内修成这些梯田使贾都尉眼见为实,本县什么想法也得落空”。

    “杨某乃是再世为人的远流罪臣,宾客二字再莫提起”,任迈步走来的杨缴说着这句话时是如何刻意的云淡风轻,但眉宇间那一抹失意不甘却是瞒不了人,“说来某还没谢过明府的赠药之情”。

    言至此处,已经走近的杨缴侧头看着唐成,话里颇带着几分好奇道:“明府赠药全村,别的家户收了也没什么,倒是那孔珪也不曾拒绝实在让人诧异,却不知明府使得什么好手段?”。

    闻言,唐成一笑,也没细说什么的摆了摆手,“些少微薄之物何足挂齿,先生太客气了”。

    见唐成不说,以杨缴的聪明也就没再追着问,扭过头来看着身前的梯田道:“明府行事果然是出人意表,这梯田修起来也不过就是花些钱粮多雇些人手罢了,倒是能想到这等匪夷所思的对坡地改良之法实属难得,此法一出受益的不仅是龙门县,若得户部推行天下必将惠及万千百姓。农耕之事乃国之根本,只此一桩唐明府已是有大功于朝廷及天下”。

    “朝廷的事自有朝廷里的大人们操心,对我来说,只要龙门县能受益就够了”。

    “噢!”,听见这话,杨缴扭过头来又看了唐成一眼。这时代的读人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不管真当官儿之后能不能做的到,但至少在心理上还是习惯以有功天下为施政最高目标的,在一个进士出身的县令口中听到这样只扫门前雪的话实在少见,更别说唐成还这么年轻,正该是心怀远大的时候。

    见杨缴如此,唐成回看了他一眼后有意无意道:“心怀高远是不错,但万丈高楼总得实实在在从第一层盖起,于其花费太多心思凭空想象登上高楼后的畅然美景,倒不如低下头安心从第一层开始盖楼,等干的累了再抬头时也许人就已经站在高楼顶上了”

    听唐成说完,杨缴沉默着静静想了一会儿后展颜笑道:“说得好,此言某定不会忘”。

    杨缴身为贬官逐臣,又岂会没有重回长安皇城之思?只不过像这种事情要没有合适契机推动的话就是想的再多也没用,但要想找到合适的契机,在远力已不可借的情况下就得踏踏实实从身边去做去找。

    杨缴的才智及办事能力都不差,但相应的心思也太活,加之他过往任职太子宾客的经历,虽然前面答应了愿到县衙效力,但这种答应到底是出自真心还是为求自保的圆滑敷衍谁都拿不准,唐成刚才那番话正是针对这一情况而。

    你想重回长安皇城,好,那眼下还走不了的时候就在龙门好好干,这边干好之后,也许不用你再多想就已经达到目标了。至于自己能在这件事情上给他做些什么,唐成相信以杨缴的聪明根本就不会问,当然即便他真问了唐成也不会说,至少不会在现在就说。

    至于他相不相信自己这个小县令能有那等通天的手段,唐成现在绝不会刻意的去解释什么,一切都要看杨缴的眼力心胸,要是连这个都成问题的话,那他还有多少值得看重的价值?

    含而不露的结束这个话题之后,杨缴手指着梯田道:“明府在龙门县城中借力打力,借助边军之力既解决了城中奚人的问题,更重塑了县衙的威权,甫一上任便有如此开局实属神来之笔,只是边军桀骜难驯,若无好处断然不肯如此白出力,听明府与都尉适才所言,这梯田该就是回报的条件了”。

    唐成笑着点点头,“是”。

    “还了天成军当日的借兵之情,此乃明府从梯田上收获的第一利”,杨缴手指梯田侃侃而言,依稀有了几分当日在李重俊身边指点江山的风采,“天成军八千将士,即便八千将士里只有一半人愿将家人接来龙门团聚,按每十抽一的约定,明府至少也能从这四千个新增家户手中抽出一万多亩地来,一万多亩产量稳定的梯田一年里能出产多少粮食?又能换回多少别样物事?龙门瘠贫,县衙更穷,明府此举不加重百姓半点赋税便为县衙添了一股稳定的好财源,给出的却不过只是闲置无用的荒山,好划算交易!此乃梯田第二利”。

    唐代比不得后世农业科技达亩产高,因此要维持一家一户生活所需的土地数量就多,这样算起来的话,杨缴一万多亩抽头的估计还算保守的,毕竟上次在白阳镇时听贾子兴话里的意思,天成军里有近五千军士都想将家人接来随军安置。

    见唐成再次点头,杨缴半点不停的接着道:“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以梯田为绳,明府实已将天成军与龙门县紧紧绑在了一起,只要天成军家属一落户龙门,那位贾都尉可还有什么别的路走?如此县衙与天成军强弱之势立成平局,有此八千将士为靠,两万奚人又有何惧?甚或明府将县衙威权拓展至草原也是大有可为”。

    等慷慨而言的杨缴说完之后,唐成只说了一句话,“先生何时到衙参赞公务?”。

    杨缴闻言不答反问,“明府何时回衙?”。

    两问过后,两人相视之间俱都一笑。

    笑过,杨缴看着那些农人轻声问道:“却不知明府花费偌大心思将这些人召集起来所为何事?若是想将梯田在县中推广,倒也不需如此麻烦”。

    “这些人都是务弄庄稼的好手儿,对田地再熟悉不过了,这几块梯田的修造毕竟只是初试,若想将之大规模推广难免会有一些问题,而解决这些问题还得借重他们,毕竟最熟悉龙门土地的就是这些农人,至于木匠们则是为了高转筒车之事。除此之外,我也想借此机会将这些农人多年农事的好法子好经验总结起来,届时依然由他们往县中各地宣讲推广,惟其如此方能充分挥地力”。

    到这个时候唐成对杨缴也没了什么保留,低声笑道:“重视农桑总得从实实在在的事情做起,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大的想法”。

    果然不那么简单!心底自语了一句的杨缴追问道:“什么?”。

    “龙门山多地广,本县两万多以农耕为生的唐人居住的太过松散,我想借这些人的嘴帮我说服辖下的唐人百姓集中起来”,说到这个从不曾跟人提过的目标时,唐成已是双眼亮。

    “让两万多人抛掉故土、房舍及耕作多年的田地集中居住,这怎么可能?任他们再说也不成”,杨缴真被唐成这石破天惊的想法吓了一跳,“再则,这样作为又有什么好处?”。

    “当然不能全靠他们,如此大事总要顺势而为才能成功”,唐成说着,抬头看了看天后一笑继续道:“至于好处嘛,不仅有而且很大,大到能彻底改变龙门又荒又穷的面貌”。

    …………

    PS:明知道这章只差几十个字就够五千,偏偏写不出来,跟昨天差不多,郁闷死!

    继续求票,饿疯了,什么票都要,拜托!(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

如果您觉得《唐朝公务员》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s://www.rzlib.net/b/0/184/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
新书推荐:废土崛起 逆流纯真年代 龙王传说 大文豪 我是至尊 超神机械师 大魏宫廷 逍遥小书生 天唐锦绣 道君 大宋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