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二百八十章 功夫不负有心人,兵事上终于钻出条缝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
    就两件事”,私帐之中,唐成静静的看了索海一两根手指,“第一,我要此地的安全,不管饶乐战事如何,以此为界索部的战马决不能南下”。

    听唐成开口就提到这个要求,适才一直刻意向两人示好的索海气势为之一振,连带着腰板儿都挺直了几分,“像这样的大事必要家兄亲自决断,我是做不了主的。司马大人不妨把条件一并开出来,我自当原原本本的带回去”。

    索海能在这个时候被派出来独当一面的负责族中最为重要的事务,其在索部中的地位肯定不低,身处高位却能毫无掩饰的自然说出“我做不了主”这样的话,单是这点就让唐成对他的印象好了许多。

    这是个能办些实在事儿的人。唐成起身拿起酒瓯为二人添满后,端起酒盏做了个邀饮的示意,“至于第二件事嘛却是给我私人帮个忙”。

    “司马大人请讲”。

    “我想在贵部军置些专司监察军律军纪的吏员”,此言一出,正自低头啜饮的索海身子猛然一紧,酒觞就此陡停在了嘴边,片刻之后当他抬起头来时眼神已是灼灼清亮,再无半点适才小心讨好的市侩商贾模样,“大人……在说笑吧!”。

    唐成对索海的灼灼眼神只做未见,语调未变的接着自己的话头儿继续道:“司马一职是个军法官儿,管的就是军律军法只不过在这饶乐嘿,连个摆设都算不上。索族长放心,我无意插手贵部军务,不过是想好歹做出点事情,那怕仅仅只是搭个花架子给吏部看看!正因为饶乐前任的司马们什么事都做不了,某若是能在饶乐奚军中设置起军法从吏,即便只是个样子也是大功一件日考功时好歹也能捞点儿调回关内的政绩本钱”。

    说着这些话时唐成散漫而又随意,这与他刚才收索海贿赂飞票时的气质倒是相得益彰,“既是论交易谈条件我就敞开了说,提的这两个条件一是公一是私公事嘛含糊不得,私事可也要紧的很往高处走,说来自小在关内长大的唐人倒还真不太适合饶乐这方水土,念念思归之心还得贵部多多成全哪!”。

    完整的将唐成这番话听完之后,索海适才猛然紧绷的身子慢慢的又松弛了下来,“司马大人,饶乐奚人如今可是五部分治!”。

    “人为”成笑着晃了晃手中的酒觞,“其他四部我再慢慢想办法就是过是请大家帮我扎个花架子撑撑场面罢了,沙利部倒是不好说过措平、图多及多莫三部某倒是有几分自信总能说得动的”。

    看着唐成这副腔调模样。索海心里莫名地冒出个念头来——连钱都不赚了搞禁运来根子竟是在这儿。心底暗啐了一口“官痞。官迷”后。他才开口道:“却不知大人这军法从吏地设置到底是个什么章程?”。

    “简。贵部军中每三百人设一军法从吏。职司名目嘛就是记功考过。名义上这些人都归在我司马府管辖”。见索海张口要说什么。唐成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只不过我这司马府庙小衙门低。实也没有那多人差遣。所以能调派到贵部军中地至多不过五六人罢了。其余地就全得仰仗着贵部自己选人出来”。

    听了唐成这话之后索海又放心了不少。不过他却也没当下便应承什么。只说要回去禀知兄长索平后再做决断。

    “好说。好说。只不过我这要地军法从吏也有一条。贵部选什么人我不管。但选出来地人却不能再给他们安排别地事情。这些个必须得是专职此事。即便是扎架子也得扎地有模有样。那长安吏部可不是好糊弄地”。言说到此。随着唐成一声吩咐。郑三又将隔壁隔壁帐幕里地图也嗣叫了过来。

    “你再去安排一下。给索部地这批货里加三千支弓矢”。唐成看了索海一眼后。浅笑着向图也嗣道:“此外跟商队领队打声招呼。这些是某私人送给索族长地见面礼。让他们找郑三走账就是”。

    图也嗣一句多余地话都没有。答应一声便去了。索海没料到会有这么一出儿。正要起身致谢时却被唐成笑着摇头止了。“朋友相交重地就是个相互照拂之意。一个好汉三个帮嘛。不过就是三千支弓矢罢了。值当得什么?噢。对了。贵部那些个军法从吏选好之后还得送到我这儿来一趟。至少一些基本章程总得让他们知道。还是那句话。扎架子也得扎地像!若是贵部赶得快地话。许是能在第二批军器启运前把人送来?”。

    话里边的意思再清楚不过的了,索海又是刚白收了人三千支弓矢,此时面对着唐成含笑问询的目光只能道:“尽力,我一定尽力!”。

    “好!”,闻言,哈哈一笑的唐成走到索海身边伸手过去重重拍了拍他肩头,“我瞅着族长倒是个投缘的,族长放心,我这人

    心意的虽然苛刻些,但对投缘的相交却是再慷慨不好啊!”。

    两人之间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帐幕内的气氛也已到了这个地步,索海沉吟之间便将这次本不欲问的问题抛了出来,“大人隔邻帐幕,就是有好几个军士把守着的那顶帐幕里住着的就是前些日子自承退让奚王位的那位吧?”。

    唐成毫无掩饰的坦诚认了,“是,就是他”。

    “那恕我斗胆相问,大人将他留在身边是什么意思?朝廷对多莫部又是个什么章程?”,问到这个时,索海的关切比之刚才初闻军法从吏的事情时犹有过之。

    事情说完正要出去的唐成闻问重又坐了回去,在这事上他半点都没瞒着“把李诚忠留在身边那是怕他出事来饶乐任职吏部给我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确保他的安全无虞,这是关系到天子及朝廷脸面的大事,他李诚忠要是有个好歹,我丢了前程都算最轻的!不过话又说回来,李诚忠是李诚忠,多莫部是多莫部,在朝廷眼里多莫部跟其他四部也没什么区别”。

    摇头一笑之间成随手拈了一颗下酒的胡豆丢进嘴里嚼巴的嘎嘣脆响,“我倒是听说贵部与沙利部如今正与多莫部僵持在大都督府?”。

    “确有此事”,索海的眼神依旧是瞬也不瞬的着落在唐成脸上。

    “+蚌相争,渔翁得利!”口道破了索海的心思之后,唐成嘿嘿一笑“多莫高这人我见过,倒还真有几分狼性,有这么个人躲在后面,族长,贵部可都得小心了”。

    索海双眼一跳,紧跟着用试探的语气道:“家兄有意与沙利奇会商家出兵先把多莫高这狼崽子打残了再说,未知……大人以为如何?”。

    “是你们的家事我说什么好?”,唐成忍不住笑出声来“不过,贵部若与沙利真要这么做的话倒不介意为此好生喝上一觞,只是别跑了多莫高才好”。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
新书推荐:废土崛起 逆流纯真年代 龙王传说 大文豪 我是至尊 超神机械师 大魏宫廷 逍遥小书生 天唐锦绣 道君 大宋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