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二百九十二章 忙碌与躁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
    就在唐成由图多部返回界河边新建营帐后没几天。俙索部与沙利部战的结果就已传了回来。

    俙索平傍晚才下令对图多全线停战,晚上的宴会中就已调动人马会合饶乐大都督府外原本就有的一万军力前后合围沙利的一万骑兵,其度之快根本就没给沙利预留任何的反应时间。

    这是一场再典型不过的偷袭。

    这时俙索部还没有将图多部彻底收入囊中,沙利部主力也正在全力围攻摇摇欲坠的平措部,在这个大背景下,沙利对俙索的突然开战实在没有太多的防备。尽管大都督府外的一万沙利部族军从在此地驻扎的第一天起就对对面的俙索人保持了足够的警戒,但最终先对他们下手的却不是来自对面的敌人。直到俙索人正式动偷袭的那个夜晚,沙利部营帐中都已喊杀声震天的时候,此间负责的沙利主将还习惯性的先向对面看过去。

    一片平静!

    以有心算无心,打的又是凶险万分的夜袭战,一方偷袭而来,另一方却毫无防备的尚在梦中,其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俙索部最初偷营的两千人策着衔枚裹蹄的战马冲进来时,一团乱象中的沙利部总算还有大小头人叱喝着试图聚拢乱头苍蝇般的军士们抵抗,但就在这时,俙索部后续第二波的三千人又已潮水般冲到,这第二波俙索骑兵的战马都没有裹蹄,人还隔着老远,奔雷般的马蹄声就已如巨潮般涌动而来。

    营地内有两千俙索骑兵往复不断的来回冲杀,将稍稍聚集起的沙利军士再次冲散;外面滚雷般的马蹄声越来越近。恰在这时,对面那一万人的俙索营地又突然间灯火大作,明灭的火把光芒中就见一队队整装的骑兵蜂拥而出直向这边冲来,至此,本就乱的一锅粥的沙利营地彻底突破了崩溃的边缘。

    随后的战事就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杀,动夜袭的两拨五千人在内来回冲杀,实在是一部高效到了极点的绞肉机。大都督府外的那一万人则监控在外,捕杀冲出的漏网之鱼,即便是沙利部主将拼尽老命纠集起近两千人的队伍冲出包围仓皇南下意图与主力会合时,却又一头撞上了隐藏在近二十里外的另外五千俙索军。

    此次共动用了两万人马的偷袭取得了堪称完美的战果,除了可以忽略不计的小猫三两只之外,沙利部这一万人马折损的干干净净。

    这边的战事还没完全结束,那边就已有一支俙索军士开进了尘封数月的饶乐大都督府,这些人井然有序的将都督府内的铜鼓、玉器,甚至就连铺着的地毡都给全数运走。

    第二天上午,全部战事结束之后,会合起的两万俙索军拨出五千人带着大都督府的器物及数千匹上好战马西撤回皮帐所在地,其余一万五千人则在短暂的休整过后呼啸着向东北方向冲去。

    几乎就在唐成得到这次偷袭结果的同时,沙利部与平措停战的消息也前后脚的传了过来。

    在摇摇欲坠中侥幸逃过一劫的平措部跟图多部一样,前方沙利部刚一停手,他们就迫不及待的带着残破的部族尽量向唐成靠拢。

    一时间以唐成所在的多莫部南草原为中心,图先、多莫与平措三残部以草原所能容纳的极限密度抱团儿靠在了一起,这给惊弓之鸟般的三残部带来了极大的安慰和安全感。

    当此之时草原无主,唐成以此间唯一的饶乐大都督府司马的“官身”身份料理起前面大战之后三残部的后续事物,也就是到现在,来到草原已数月之久的唐成才总算是实至名归的有了一个司马应得的尊重与权力。

    安抚三部,协调三部在这特殊时期的地盘分配。全力开放一切贸易禁运,在龙门乃至整个妫州范围内收集秸秆等一切牲畜们能食用的东西……琐事一间连着一件,似乎永远没有结束的时候;斗嘴、扯皮、三部之间的小摩擦也是每天都少不了好几十起,唐成这段时间真是忙昏了头,一天里能睡上三个时辰就算是托天之幸的好享受了。

    幸运的是三部在前面的战事中无论是人口和牲畜的损耗都很大,而草原上冬季的漫长也使得牲口们依旧需要在圈中避冬,这就使得游牧的面积要求被压缩到了最低。也使得唐成在族长们的配合下最终将局面给安置下来。

    民事做完,唐成总算是回到了本职事物上,三部残军在大都督府司马的旗号下被聚集起来,唐成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三残部联军的领。

    不过让图多猛等人安心的是,唐成并没有分拆三部部族军的打算,也没干涉三部部族军内的人事任免,除了安插进来一批军法从吏之外,他这个联军领在军事上似乎就是个什么都没做的摆设。

    …………………

    饶乐草原上俙索与沙利正式开打,唐成忙忙碌碌,而数千里之外的都城长安此时也颇不宁静。

    东宫太子府书房内,一身轻简便服的李隆基正与高力士密谈。

    因在诛安乐废韦后的宫变中立有功勋,高力士荣升为内给事之职,在宫中的地位也可称得上是显赫,如今许多外臣见着他时免不得都要刻意交好,但在面对李隆基时。高力士的态度却没有半点变化,依然保持着以前的恭谨,“今个儿公主进宫之后,是在大明宫见的陛下,公主老话重提又劝着说要易储,至于理由依然还是旧话,一则上有嫡出长子,无立庶三子之理;二则是说殿下年纪尚轻,难负国之重托”。

    自打父皇登基以来,曾经的盟友,血缘上的亲姑姑就一直在谋划此事,类似的消息听的多了,虽然话题本身实在是与他的命运紧密相关,李隆基也没有半点慌乱的表情,只是静静的听着。

    “对于公主旧事重提,陛下依旧是沉吟未语”,这也是老套路了,李隆基知道父皇的脾性实与亡故的祖父“高宗皇帝”一脉相承,不仅生性尚简不喜欢多事,且是性子偏弱,他的沉吟不语本身就已经是很好的表明态度了。

    不过高力士随后的一句话却让李隆基刚才一直平静的脸色生了变化,“后来,陛下许是耐不得公主的苦劝,遂命人将宋王及政事堂几位宰相都请了过来”。

    宋王李成器就是李隆基的大哥,既是嫡出,亦是长子,早在祖母武氏当政,父皇第一次登基为帝时就被昭告天下晋位太子,且这位大哥多年来行事谨慎。不管是对上对下都是孝悌有加,其贤王之名在京城里传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虽然早在父皇此次登位之初其就辞让了太子之位,但在这皇权之争上只要自己一天还没继位,谁敢保证大哥就不会改变心意,更何况在此事上他有着太平公主的强力支持,“哦!大哥怎么说?”。

    眼见李隆基在这样的紧要关头尚能保持住平稳,高力士心里再次确定自己的选择不会有错,眼前这位才是真正有天子气度的,跟他比起来,宋王实在是太懦弱也太小心了些,也许对于亲身经历过武后大肆杀戮李氏宗族的宋王来说,这个皇位不仅不值得眼热,反倒是把悬在头顶的利剑吧。

    高力士心底的揣测一点都没显露出来,微微侧坐着身子用恭顺的语调继续道:“宋王殿下的回话依旧一如当日:‘国安则先嫡,危则先有功’,旁边虽有公主苦劝,言说朝廷天下俱已安定,宋王殿下也不曾意动,后来更拜倒在陛下膝前涕泣不止,请陛下勿动东宫,以全兄弟手足之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说内容报错
新书推荐:废土崛起 逆流纯真年代 龙王传说 大文豪 我是至尊 超神机械师 大魏宫廷 逍遥小书生 天唐锦绣 道君 大宋将门